《夏慕的非婚关系番外篇-日本别记》 章节目录 来自日本的邀约 自从夏山及慕曼和芷苳她们间的交流愈来愈紧密,甚至变成常态後,她们仿照芷苳她们原先的做法,在一个私密的网路平台上分享她们的经验,并且取了一个"厄洛斯社团"的团名(注:厄洛斯为希腊神话中的ai与情慾之神,有一说他也是罗马神话中的邱b特)。 透过网路将理念分享後,渐渐在这个平台上,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中与日本千奈小姐他们的连系更是紧密。 有一天,夏山接到来自千奈小姐的邀请,希望他们的团员如果有机会可以到东京来作客交流。当夏山将这个讯息与慕曼说明时,慕曼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如果可以真实的接触,或许能得意外的收获。 但夏山却对此存有疑虑,主要是对千奈小姐及她们的社团以往只透过网路交流,即使双方语言不同,但仍可以透过翻译软t的协助,顺利达成g0u通,但网路毕竟是网路,真实的接触存有一定的困难及风险。 为了决定是否接受千奈小姐的邀约,夏山及慕曼邀集了其他人共同讨论,一开始大的意愿并不高,甚至於是反对。 但经过情蒐千奈小姐她们所分享的资料时,又觉得这似乎是一个还不错的t验,於是乎趁着慕蔓与夏山与甚他友人到日本的旅行,夏山及慕蔓拨空连络了千奈小姐见面。 她们在东京某个小咖啡馆碰面後,由於双方在网路上已多有连系,所以即使是第一次见面,双方却没有任何的尴尬。 夏山在这次的会面时,将疑虑告诉千奈小姐,而千奈小姐表示可以t谅,并且她们的成员及组织清楚的告知夏山她们,并且表示如果仍有疑虑的话,也可以改成由她们来台访问。 透过这次的会面,增强了夏山她们的信心,後续她们回国说明,并取得其他人的同意後,便展开相关行程的g0u通及确认,其间包含了安全及对方身份的确认等等。 就这样在经过反覆的g0u通的讨论後,建立起双方的信赖,并且敲定一次为期5天的社团交流活动。 而双方协商各自的参与人数限缩为6-8人以内,慕曼及明辉、夏山及晨逸,以及芷冬及博超等三对夫妻自然为本次参访的代表,而千奈小姐那一方则表示将由优太及千奈、和彦及羽织,以及真司及亚里纱等6人为主,其他2人仍需协调,最晚在活动前确定,但必需取得参与方同意後才会参加。 行前双方已透过网路交流参与人员的讯息,并且指定由慕曼及千奈担任双方的窗口,安排及规划活动事宜,活动的时间点则安排在12月25日圣诞节的那一周。 12月20日的上午10点夏山她们准时於机场集合准备出发,行前慕曼与夏山忙着安排及准备活动所需的物品及资料并分送给大家,并同大家说明为了增加活动的乐趣这次活动的前3晚被设定为家庭互访及寄宿交流,意思是每一对夫妻将被设定访问另一对夫妻的家庭,该晚会住宿在对方家庭中进行交流,隔天再交换寄宿的家庭,最後1天则全员集合。至於分送给大家的资料袋中分别有东京的地铁图、寄宿家庭的地址、交通建议及相关参与人员的简介等。就在大家感谢夏山及慕曼的辛劳准备时,登机广播响起,期待已久的日本之旅正式展开。 章节目录 精心的安排 飞行时间约莫3个半小时左右,出关又花了1个多小时,大夥约在下午5点左右正式踏入日本的国境,一抵达接机大厅後夏山及慕曼看见优太及千奈夫妇前来接机,於是高兴的带领其他团员前往介绍认识。千奈首先表示欢迎大家的来访,并且说本来还有更多人希望前来,但考量不破坏原先活动的jing心安排,所以只由她们夫妻代表前来。晨逸第一次与千奈她们碰面,虽然曾经从人员简介中看到优太及千奈的照片,也知道她们的年纪约莫与自己相当,但本人实际看起来却似乎更年轻,加上她说了一口流利的华语,惊讶之余脱口而出:"没想到你们华语说得这麽好,而且看起来如此的年轻。"听到晨逸的赞美後,千奈露出甜美的笑容回应他说:"晨逸先生你看起来也b照片年轻且英俊许多。" 慕曼看了他们的互动,笑着cha话说:"看来我们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千奈接话说:"大家远道而来,我们不要光站在这里,我和优太先生已经安排了一个简单的晚宴,是不是我们先到那用餐再好好的聊聊。"就在大夥应允之後,优太先生引领着大家前往搭乘skyliner京成电铁特急列车前往市区,离开机场後约莫1个小时的车程,抵达了日幕里车站,在车站旁的一家日式料理店用餐。用餐时千奈拿出另外2位参与者的资料,千奈说:"这是我方提出来的另外2位参与者,如果你们同意她们参加,我们会将通知他们可以参与活动,当然如果你们觉得不好,这次就不让他们参与了。" 听了千奈这麽说,没人反对,所以大夥不约而同的点头表示可以接受。 千奈看见後高兴的说:"真是太好了,我相信他们知道这个讯息後一定会很高兴。"说完大夥一边用餐一边分享自己参与社团的经验,直到用餐结束时,千奈拿出了3张密封的信封,对大夥说:"相信大家都已经吃饱了,接下来让我们决定今天个别的寄宿对象,请大家各派出一人当代表,ch0u出待会要前往的寄宿对象。" 晨逸示意夏山代表ch0u出,夏山随手会了一个信封打开後从里面拿出2张车票、1份交通指引、1张街景照片及一张写着和彦寓的卡片,正当晨逸和夏山惊讶於千奈他们的用心时,博超及芷冬忍不住发出赞叹声并说:"你们设想的太周到了。" 听到博超及芷冬的赞美,千奈笑笑的回答说:"这是应该的,对了我们这次参加的夥伴,多数不会说华语,如果有什麽怠慢之处,请多多包涵。" 博超回应说:"没的事,我们也多数不会说日语,如果有什麽礼数不周之处,才要请你们见谅才是。" 听到大家客套来客套去,明辉忍不住发言说:"好了,大夥就别再客套了,现在的科技这麽发达,语言的g0u通不会太大的问题,更何况这次交流的重点又不在语言教学。" 千奈听到了明辉的回答後,笑着说:"明辉先生说的对,现在既然大家都已经用完餐也分好寄宿地点了,那麽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呢?"千奈的发言获得所有人的赞同,於是乎大家分别拿起自己的行李,跟着千奈夫妇的引领往车站出发。 章节目录 第一次的接触 回到日幕里车站的时间已经快要8点了,千奈同大家说:"我们的夥伴大多住在东京都内,像我其实住在大田区、亚里纱住在杉并区,而羽织则是住在江户川区,有些人的住家离车站有些距离,现在天se已晚,所以还请大家注意安全。" 听到千奈这麽说,慕曼马上补充说:"其实原本千奈他们是打算派车到各别车站接送大家的,但因为我们认为想要为这的交流增加点jing彩度,所以才希望我们的人可以自行前往各寄宿家庭进行访问,大家应该都有在拿到的行程安排上看到不同的建议行程,一种是标示离寄宿家庭最近的走路行程,一种则是标示车站有计程车招呼站但可能较远的行程,请大家自行考量自身的脚力选择。" 听到慕曼这麽说,晨逸回头望望夏山,夏山知道晨逸的意思,直接开口对他说:"逸,我可以的,何况依行程表我们从车站到和彦家只有15分钟左右的路程,我觉得可以用走路的,顺便t会一下日本人的生活。" 晨逸笑着点点回应:"那就好,我也是这麽想。"接着低头仔细研究相关行程及转乘的资讯。 就在晨逸研究相关资料时,大夥已陆陆续出发并相约3天後见。没多久後晨逸同夏山说:"山,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夏山回报给晨逸一个灿烂的笑容,2个人便相伴往车站里走出发前往和彦与羽织在江户川区的住所。 从日幕里车站出发车程约莫50分钟的时间,然而虽然时间已经8点,但山手线的人cha0仍然很多,直到了秋叶原站转到岩本町搭新宿线时,车箱里才有空位可搭,虽然如此,这2个人一路有说有笑的,似乎看不到旅途的辛劳。 时间接近9点,她们抵达了离和彦家最近的车站,依照原先拿到的交通路线图,晨逸带着夏山步出车站向着目的地前进,虽然这时他们各自提了一只行李箱,但好在路面还算平坦,所以不出一会便走入了和彦所在的巷弄里,这时夏山拿着信封里的照片对照,确认了和彦家的所在。 和彦寓所是一栋小小的2层独栋住宅,有着一个种着树的小花园,然而晨逸和夏山在要进入这户人家时,却也踌躇了起来,面面相望了好一阵子,直到晨逸鼓起勇气按下了门铃,并且看到羽织满脸笑容的前来开门,欢迎他们前来後,心中的石头才放了下来。 进门後,发现和彦也站在门内迎接他们,彼此礼貌x的鞠躬示意後,和彦很快的接走晨逸及夏山的行李进屋,而羽织则招呼着他们在玄关处换室内拖,虽然晨逸和夏山不是很懂羽织及和彦所表达日语的含意,但他们知道,这2个人是真心诚意的欢迎他们前来。 没多久,他们进入了客厅,并在羽织的招呼下坐到了沙发上。这时和彦也将他们的行李整齐的放在入门处後,坐到他们旁边的沙发上,至於羽织则从客厅旁的小厨房处端来了茶水,一边招呼夏山他们享用,一边坐到了和彦的身旁。但当大家都坐定位後,气氛反而有点尴尬了起来,因为4个人面面相对,但却不知如何开口,只是自顾自的对着对方傻笑。 这时晨逸在夏山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夏山点点头并且拿起手中的手机协助翻译说:"谢谢你们今晚的招待,我们有一些小小的记念品想要拿给你们。" 晨逸则走到行李箱处拿出了一瓶包装jing美的陈高及凤梨su,交到和彦手上,这时和彦高兴的将陈高拿在手中端详一会,接着交代羽织到厨房拿酒杯,同时透过手机翻译说:"这真是太珍贵的礼品了,我想和你一起品嚐,可以吗?" 晨逸及夏山点点头示意,於是乎就靠这瓶酒,让现场的气氛热络了起来,话匣子也打了开了,最後手机翻译也不用了,中文、日文及英文夹杂的对话,虽没人知道对方是否真的完全懂自己的意思,但似乎又像是认识很久的好朋友一般,知道对方一定能懂。 聊天过程中,晨逸知道和彦原来是大学的教授,而羽织原来是他的助理,2人之所以会在一起也是经过一番波澜,因为珍惜及信任,所以他们才会参加这个社团,希望在传统的婚姻束缚下,也能让对方同时享有自由及解放。 这点说到了晨逸的心坎里,夏山在旁也频频点头。这样理x的对话在酒过三巡之後,有点奇妙的转变,首先和彦坐到晨逸的身旁g起他的肩,大声谈论自己与羽织的x经验及生活,这让对在旁边的羽织脸红了起来,夏山见状移动到羽织身旁与她坐在一起。 晨逸知道和彦醉了也不为意,所以静静的听他说。 和彦问晨逸对於今晚有没有什麽期待,晨逸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表示客随主便,这时和彦大声称好,便示意大夥可以先洗个澡,接着再展开今晚的交流活动,晨逸看了看夏山,发现夏山也红了脸但却没有不悦之处,所以挽了和彦的肩回答:"好。" 於是乎他们共同进了位於2楼的浴室。这个浴室里有一个大大的方形浴池,浴池外有一张塑胶长椅,光看浴池散发的热气就让人觉得很温暖,一进浴室後,和彦自顾自的脱起衣服来,而羽织则走到晨逸及夏山面前,同夏山点头示意,夏山不明究理也点头示意,没想到这时羽织竟伸手帮晨逸脱起衣服来。 当晨逸被脱得jing光後,羽织引领晨逸坐到和彦身旁,然後回到夏山的身旁,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夏山眼看浴室里只剩自己还穿着衣服,不好意思的也随着羽织的动作,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一的去除,最後4个ch11u0的男nv,在这间浴室里随着浴池里上昇的蒸汽,个自的心跳也逐渐的加快。 这时羽织会了一件毛巾给夏山,微笑的向她点头示意便往晨逸的背後走去,夏山这会知道羽织的意思,知道自己如果再害羞,那可能便会被羽织b了下去,所以自发x的走到和彦身後,没多久浴室里传来了一阵阵的笑声及赞叹声。 当大家再次从浴室里出後来,身上都穿上了浴衣,不同於先前个别进入的情形,这次的画面像是1对对情侣刚从温泉池里走了出来,只是和彦的身旁变成了夏山,而晨逸的身旁变成了羽织。 出了浴室後,夏山及晨逸分别被身旁的人带着进入到了同一间和室,然而进入到室内後夏山被和彦另外打开了一扇拉门往里再进去到另一个隔间中,只是进去後那拉门并未关紧,露出一个缝隙,似乎为客人保留点什麽? 章节目录 不一样的亲密关系 正当晨逸端祥着这间和室时,羽织已经在榻榻米上上舖上了床垫,并在床垫旁的小茶几上泡上了一壼茶。 晨逸在羽织泡茶时上前想帮忙,但羽织挥手示意不用,在这过程中2人的手不经意的又碰了一下。这让晨逸回想到刚才泡汤时的画面,当羽织帮自己洗好澡时,他和和彦先进到了浴池内,这时羽织及夏山lu0身在自己面前洗澡的样子全一目了然,看得出羽织有得娇羞,洗澡时有点半遮半掩的,但那雪白的小手却也会让人小鹿乱撞。 而羽织在手碰触到晨逸时,也表现出像是有点触电般的感觉,而跌坐在床垫上,从羽织的坐姿晨逸知道其实她正在呼唤着自己进攻。 晨逸这时突然想起了以前曾经看过某日本ap的情节,原来羽织在等着他来主导这一切,所以没多做考量,便在羽织面前坐了下来。 但没想到一坐下来便从原先和彦留的拉门缝隙看见了夏山与和彦已经卸掉了身上的浴衣,而和彦一反原先在楼下绅士般的表情变成了痴汉。 羽织留意到了晨逸的表情,伸手碰了一下晨逸的脸,这让晨逸突然回过神来,注视着羽织的双眼,对刚才自己分神去留意隔壁房的情形有点过意不去。 然而当晨逸注视了羽织的双眼时,那柔弱的眼神x1引了晨逸的心神,他伸手m0了m0羽织的脸,接着低头吻上了她的嘴,而羽织也配合晨逸的动作,将身t微微後仰,这时羽织的浴衣领松开了,让他半个rufang露出,晨逸不愿放过这个机会,伸手解开了羽织的浴衣结,拨开她的浴衣让羽织的身躯显露了出来。 这个动作似乎激发了羽织的本x,她坐了起来同样拨开晨逸的浴衣结,并且在拨开了晨逸的浴衣後,直接抱了上去让双方的rufang相贴合,同时在发出细微的声音说着一连串的日语,虽然晨逸不是很明白那日语的意思,但某些单字因为常在ap中出现,所以他知道这是在催促他加快动作的意思。 於是乎晨逸放到了羽织的身t,一方面低头亲吻她,一方面则利用手指拨弄着她的xia0x,羽织则是在接受到了晨逸的攻势後,身t不自主的扭动了起来,而没多久她的xia0x也逐渐的sh润了起来,让晨逸的1根,甚至2根手指可以轻易的滑入ch0uchaa。 而羽织则是微抬起她的腰,让她的xia0x可以更加的张开接受晨逸手指对她的宠ai,这样的一个动作持了好一段时间,直到羽织从微弱的sheny1n转变成y叫後,晨逸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 为了接续下一个动作,晨逸ch0u出了他的手指,正当想要移动身t到羽织的大腿侧时,没想到羽织再次坐了起来,在坐的同时,她扶起晨逸的腰示意他站起来,晨逸不明白她的用意为何,但还是直接站起。 就在晨逸起身後,没想到羽织的嘴巴朝向晨逸的下半身靠近,一张口便将他的guit0u整个含了进去。 晨逸不是没有k0uj的经验,只是这麽直接站着让人x1shun,好像还是第一次,而羽织的x1shun又不像只是x1而已,他可感受到她的舌尖正在自己的guit0u及包皮间不断的游移,这有点让晨逸招架不住,但为了男人的面子,他忍了下来。 当羽织松口时,她再次深情的望向了晨逸,这时晨逸发现自己的roubang也充份的sh润了,加上看见羽织的眼神,所以二话不说,大胆粗暴的抬起羽织的腰,然後用力的将自己的roubang往羽织的xia0x里cha去。 这个动作是晨逸最拿手的,只不过羽织让他有不一样的感受,原来是羽织的yda0口很小,所以当晨逸cha入时,整个guit0u会被显露并且直接被羽织的2瓣ychun及紧紧包覆住,这让他更无法忍受了,所以放手用力加速的对羽织的xia0x进攻。 而羽织似乎也很满意晨逸roubang的攻击,所以放大声的y叫,这时晨逸第一次与日本nv人za,而羽织jia0chuan的声音及腔调,让他误以为自己正在和avnvy0uza,情绪不断的高涨,直到他再次听到隔壁房传来那熟悉的y叫声。 初听见夏山从隔壁房传来的y叫,以及羽织配合着自已动作的sheny1n声,晨逸有种迷幻的感受,如果他没有听到和彦的y声y语时,他会误以为自己正在同2个nv人za,这种场景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但今天会有这样的感受,连他自已也ga0不清楚为什麽会这样。 为了让自已更加聚jing会神,他翻转了羽织的身t变换了不同的姿势,而连番几次变换後,隔壁房传来夏山及和彦急促的y叫,然後便安静了下来,这时他的耳朵里只有羽织传来的声音,而他从羽织xia0x传来的温度及急促的呼x1与叫声的冲击下,他也忍受不住而喷发了。 羽织在晨逸roubang喷发抖动的当下,身t也ch0u蓄了起来,但这反应没有持续很久,当喷发的尾段时晨逸可以感受到羽织似乎是整个人弃械般的摊软了下来,直到晨逸缓缓将roubangch0u出时,羽织似乎还动弹不得,只是躺在那不断的深呼x1,然後让晨逸r白se的jingye,从她xia0x的边缘流出。 这时晨逸贴心的帮羽织将身t放正,并盖上被子,但不小心眼光又瞄到隔壁房,从那缝隙里他看到了夏山侧躺着,而和彦也正躺在她的身旁喘息中。 完事後,晨逸m0了m0羽织柔软的长发,没多久他再次起身往浴室走去,一进浴室後没多久,羽织也走了进来,从他背後抱住了他,用她不是很流利的英文同晨逸说感谢他方才的付出,他是除了和彦外第一个将jingye内s在她t内的男人。 这让晨逸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转身想要解释时,羽织用嘴堵住了他的嘴,从羽织脸上的笑容他知道她并不在意,所以他让羽织再次帮他清洗了身t後再次泡进了浴池,只是这次羽织没有像前次一样陪同他走进浴池,而是在晨逸泡进浴池後穿上浴衣离开。 就在羽织离开的当下夏山走了进来,她对着晨逸笑了笑接着简单的冲洗了身t後走进浴室,看见夏山的举动後晨逸有点惊讶,正当要开口问时,夏山抱住了他的手臂说:"我知道你要问什麽,和彦有戴保险套所以他的那个没有在我t内。" 听到夏山说的话後晨逸先给夏山一个吻然後对她说:"山,舒服吗?’’夏山点头回答说:"很奇妙的感觉,有点隐晦,有点被侵犯但却也能得到快感,很难形容…" 正当晨逸想进一步询问时和彦走了进来,他看见晨逸和夏山正在泡澡时,原本想转身离开但晨逸叫住了他并且示意自己已经洗好正准备离开,接着便留下夏山及和彦一个人离开了浴室。 当晨逸离开浴室再次踏入和室时发现原先分隔在中间的拉门已经被整个拉开、榻榻米上则摆上了2床紧临的床垫,羽织则已经躺在其中一组床垫上,看见晨逸进来後,她掀开了右侧的床单示意晨逸在自己身旁躺下。 晨逸朝羽织示意的位置上走去,但却未马上躺下直到和彦及夏山也进门後。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12点了,所以4个人只是简单的寒喧几句後便个自钻进了自己的位置,和彦不像晨逸躺在右侧而是选择躺在夏山的左侧,所以这时晨逸等於是睡在2个nv人中间,但或许是旅途疲累也或许是刚才的xa让他t力消耗许多,所以这时的他并无任何想法裹着浴衣直躺了进去,面向夏山时2人对望笑了笑用嘴形互道晚安後便转头睡去。 半夜隔床传来了些许的声响,半清醒的晨逸不想理会所以转过身去,没想到才一伸手碰触到了羽织的身t才发现她竟还是一丝不挂,张开眼看见羽织也正看着他,不想让她失望的他便轻吻了她,於是乎不安静的夜在他们抵日的第一晚就发生了。 章节目录 意料中的意外访客 早上晨逸被夏山唤醒,原本以往都会b夏山早起的他,显得有点讶异,夏山亏他昨晚ga0得太晚了,晨逸说:"彼此彼此,我是昨晚被你们吵到睡不着,现在几点了?" 夏山回答:"快9:00了,赶快起来吧,人家已经准备好早餐,待会羽织说要带我们到市区观光,行李和彦已经帮我们拿进来了,换一下装就收拾一下就赶快下楼吧。" 禁不住夏山的催促,晨逸简单的梳洗了一下,顺便整理一下行李带下楼。下楼时撞见羽织,她用灿烂的笑容迎接晨逸,这点看在夏山的眼里,不由自主的酸了晨逸一下说:"你看你,昨天晚上尽力的付出让人家多满意呀!" 晨逸给了夏山一个白眼。和彦看见晨逸他们下楼来後,招呼他们入座,还贴心帮夏山挪椅子,早餐用毕後在和彦的协助下,晨逸他们将行李拿上车,一夥人将车开到最近的车站。 接下来便由和彦及羽织担任导游介绍江户川区及台东区里的各项景点,一直到下午5:00左右这群人再次返回原先出发的车站,简单的用完晚餐後,和彦协助他们将行李从车上拿下,羽织则拿出了另一个信封给夏山,双方依依不舍的相互道别。 等和彦他们开车离去後,夏山打开了信封,从信封中发现下一个寄宿的地点,是位在杉并区的真司与亚里纱的家。从交通指引上知道,真司及亚里纱的住处位於区公所旁,离地铁站很近,所以晨逸没有再问夏山的意见,2人直接搭乘地铁前往。 搭乘的时间约莫1个小时左右,晨逸看见夏山的脸有些疲惫的样意,贴心的问她怎麽了,夏山回答:"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加上今天走了一整天的路,还真的有点累。"晨逸听了夏山的回答後,没多说什麽,接过他手中的行李,同她说她可稍微睡一下,到站时他会再叫醒她。夏山带着微笑点头靠着晨逸的肩沉沉的睡去。 抵达目的地车站後,晨逸轻声的唤醒夏山,稍做歇息後的夏山回复了原有的活力,下车後晨逸在车站里买了一瓶能量饮料给她,夏山对晨逸笑了笑,俏皮的对他说:"怎麽了,你是要你老婆续积能量,迎接晚上的挑战吗?" 晨逸面对夏山的发问苦笑的回答说:"是是,就算是好了。"看到晨逸不知所措的样子,夏山噗哧一笑的对他说:"好了,我是逗你的,这样好了,我也买一瓶给你好了,好让你今晚也能为国争光。" 这句话让晨逸同样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说:"看样子,你不需要能量饮料了,给我好了…"夏山看到晨逸作势要拿走她手中的能量饮料时,她故意转身走开,并且说:"不给,不给….." 晨逸看着夏山的背影,突然间觉得好像回到了他们初相恋时的感觉,心中一甜追了上去。 出了车站後,很快便抵达今晚寄宿的地址,夏山b对一下照片确认後,伸手按了电铃,一开门迎接他们的是一位看起来约莫20出头岁的年轻小伙子,夏山一眼认出他便是千奈告知的另一个参与者真吾,於是乎她本能的举起右手向他打招呼。 对应夏山大方的表现,信吾则显得有些腼腆,y直直的身躯猛向晨逸他们点头示意,脸上僵y的表情,直白的告诉别人他很紧张。当他们3人杵在门口不一会时,真司从信吾的身後现身,c着一口不算太流利的华语说:"欢迎欢迎,进来进来。" 听到真司开口说华语,晨逸及夏山不由得露出笑容,顺着真司的引进入了屋内,进门後看见沙耶及亚里沙也趋向前来,真司向晨逸他们说:"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妻子—亚里沙,这2位则是信吾及他的妻子沙耶。" 随後信吾及沙耶点点头,用英文不好意思的说着:"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还请多多指教。、夏山听闻後,带着疑惑的问:"第一次,难不成你们今天才参加吗?" 真司看着信吾不知该如何回答,直接接话说:”是的,本来他们昨天就该参加,但因为有事担搁了,所以赶不及,但他们今天早上就到这了,期待与你们的交流活动。" 晨逸对夏山直白的提问,觉得不大妥适,直接回应说:"不好意思,我们没别的意思,很高兴你们的加入,请多多指教。"语毕,大家都会心的一笑,异口同声的说:"请多多指教。" 章节目录 老师的游戏 今日的聚会经过短暂的寒暄後,晨逸及夏山在亚里沙的引导下,安置了随身擕带的个人行李,回到客庭时,看见真司与信吾用日语正在交谈。 没多久真司同他们说:"信吾同我有个想法,想说今天的活动,如果可以的话,是不是可以简单的分成2组,也就是我和信吾加上夏山是一组,而晨逸桑则麻烦你照料亚里沙及沙耶。"晨逸听到真司的建议後,看了看夏山,夏山吐吐舌头露出悄皮的表情,晨逸知道她的意思,所以回答说:"可以呀,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麽?" 真司说:"都可以。"这个回答让晨逸一时回不了话,而夏山则说:"请问浴室在那,我想先洗个澡。" 听到夏山的需求後,亚里沙向前走来,拉起夏山的手说:"如果姐姐你不在意,我们可以陪你一起洗吗?"夏山看见亚里沙那充满yAn光的笑容,直说,当然可以呀!" 於是乎屋子里的3个nV人手牵手往屋子里那间最大的浴室走去。"现场留下真司他们3个男人,真司问晨逸"我这里有些啤酒,要不要来一罐?" 晨逸点点头,於是乎他们走到餐厅旁的中岛式餐桌旁坐了下来,而真司也从冰箱里拿出了3瓶啤酒,大伙一边喝一边聊。 这时信吾首先开口说:"其实我们并没有过3P的经验,晨逸桑可不可以给些建议,让如何进行,像是夏山姐喜欢什麽,或不喜欢什麽?" 晨逸听了信吾的问话,不好意思的回答说:"其实我们的经验也不多,不过,我觉得一切靠感觉走吧,如果可以让3方都有感觉,那什麽事都可以做吧。" 听到晨逸的回答後,真司及信吾猛点头称是,而3个男人的对话,便从这个话题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直到那3个nV生分别从浴室里走出来,穿在他们身上的宽松的浴衣,似乎挡不住身T散发的槷气,使空气中飘散的香声更加的明显。 信吾在看到夏山走出来後,双眼便一直盯着夏山不放,直说:"好美。" 晨逸看见信吾的表现,冷不防推他一把向前,并对他说:"老师来了,有不懂的地方赶快去问。" 虽然这只是句玩笑话,但信吾竟然当真了,所以他走到了夏山的面前对她说:"老师好,请多多指教。" 夏山本来对於晨逸的玩笑有点不以为然,但看看到信吾的表现後,忍不住笑了出来,直接对他说:"很好,很有礼貌,老师喜欢乾净的学生,所以赶快先去洗澡吧。" 听到夏山这麽说,信吾应声後便往浴室走去,大家看到这一幕都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这时真司看到夏山的眼光飘向他,急忙的说:"老师好,我也是Ai乾净的学生。"说玩便跟着信吾的脚步往浴室走去。 这时夏山又将目光飘向晨逸。 晨逸摇摇头说:"我虽然Ai乾净,但实在不习惯和一群男生一起洗澡,所以我待会再去。"在晨逸说话的当下,亚里沙从冰箱拿些水果酒来,听到晨逸的话言後,她开玩笑的对大家说:"没关系,我们还有一间小浴室,如果师丈不闲弃的话,我和沙耶可以陪你去洗。" 夏山听到了,笑着说:"这是个好主意,别让他有藉口。" 晨逸本来想再回话,但没想到亚里沙真的把她手上的水果酒交给夏山,然後拉着沙耶的手走到晨逸的面前说:"走吧,老师都这麽说了。" 晨逸没想到自己一句玩笑话会引发这一连串的事情,碍於面子,也不好说不,只好跟着亚里沙她们走到另一间浴室里去洗澡。 这时夏山变成独自一人,她一方面拿起手中的水果酒开始饮用,一方面四处走走参观真司的家。 当夏山走入客厅旁的卧室时,发现这个卧室的陈设还真是给独特,在面对正中央的双人筒大床的前方有一大片玻璃可以映照出整张床的画面,上方暗黑sE的玻璃也可以让人清楚的反S影像,告靠近床的位置处有一大块毛绒绒的地毯,踩上去时那柔软的触感直让人觉得很舒服。 再越过床的那边有一张贵妃椅,掀开贵妃椅旁的厚重窗帘,则是一面可以清楚看到对街建筑灯火的落地窗。这时她心中觉得,以真司他们的年纪能有这样的品味还真是不容易。 想着想着,她在贵妃椅上躺了下来,不晓得是白天市区观光的行程太满,还是这水果酒的後劲很强,没多久她便闭上眼睛小憩一下。再睁开眼时,发现真司及信吾已在房内。 她眯着眼笑笑的看着他们说:"怎麽没有叫醒我?"真司回答说:"我看你好像有点累,所以不好意思吵你。"夏山听到了笑了笑,没多说什麽,只向他招招手,示意他到自己身旁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