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性奴隶服务公司

章节目录 性奴公司外传——芳岚日记下

    从沈傲芳的办公室出来,我心神不定的走向市场部。

    因为客户想雇佣性服务员进行服务的时候,都会先给市场部打电话,然后由他们通知我们去上门服务。

    我到了市场部,去找了客户资料管理员沈晴,问她今天有没有预约我服务的。她  翻了翻资料,然后抬起头说道:

    “嗯,芳岚姐,好像没有,这个星期内你的旧客人都已经找你服务过一遍了,唉,你还真厉害,客人反馈的服务满意度都是百分之百。芳岚姐,看来这个月的业绩冠军又是你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啊如果有,那就告诉妹妹,好让妹妹也多挣点钱啊。”

    我闻言微微一笑,谦虚道:

    “这没什么,你记住,尽心服侍我们的客人,让他们尽情的把欲望宣泄在我们的身上,这样一来,他们的满意度自然是百分之百,你只要保持好这种心态,客人自然就会多起来。”

    沈晴一听,努着嘴说:

    “切,芳岚姐真小气,都不跟我说实话。”

    听到她这么说,我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因为像我们这些性服务员们,每人有每人的特点,每人有每人迷住客人的秘诀。这些东西是无法言传的

    比如说单玉环的高贵、沈傲芳的冷艳、叶韵的热情和我的温顺,这些都是无法言传的职业技术,利用这些技术我们可以牢牢的锁住一部分客户,让他们为我们神魂颠倒。

    所以说,一个合格的性服务员,除了要有美丽的外表,娴熟的性技巧以及任客人淫辱的精神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己的性爱风格,否则是很难出头的。

    而像沈晴这种新的性服务员,她们历练的还很少,还没有开发出自己的性爱风格,所以回头客很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沈晴一看我的表情很为难,于是叹了一口气说:

    “好了,芳岚姐,我知道你们都有自己的秘诀,这我是学不会的,但是我发誓,我一定会开发出自己的风格,到时候我就是全公司的金牌性服务员了,哼”

    我闻言笑了一下,然后忽然冒出个想法,于是跟她说道:

    “小晴,既然今天没有客人预约我,那么我能不能请半天假啊,我点有事儿。”

    沈晴一听,愣了一下,然后翻开工作日志看了看,然后抬头对我说道:

    “嗯,今天公司倒也没安排什么特别活动,不过刚才宣传部来人说,要刷新我们公司网页上的宣传照片,让我们这些性服务员挨个去摄影棚重新照几组性爱照片,我已经去过了,你先去照相吧,照完了你就可以去办事了,我来跟沈经理讲。”

    我闻言高兴的亲了一下沈晴,然后说道:

    “好,那谢谢晴妹妹了,我这就去。”

    说完,我急不可耐的走向更衣室,换了套警服,然后就向摄影棚走去。

    说实话,我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特别担心那个被发配到那个淫女监狱去进修的张士艺,怕他坚持不住那些荡妇们的纠缠,所以想他,至于为什么我会这么关心他,我自己也不知道。

    摄影棚在公司的最里面,隶属于宣传部,是专门为我们这些性服务员照宣传照的,我的以前那张穿着警服,对着镜头撒尿的照片就是在这里照的。

    当我进到摄影棚里,发现正在照相的是叶韵,只见她穿着一套紧身的拉拉队服,坐在一个机器阳具上,拉着自己的队服的肩带,冶艳异常的望着镜头笑着。看到我来了,她俏皮的向我眨了下眼睛。

    “好,小韵,你再把裙子拉高一点,要将阴道露出来,要让观众能看到那个机器阳具是如何抽插你的,这样才能他们对对就是这样,乳房,我要看你的乳房,你把肩带再拉低一点,要让乳房全露出来,对了小韵真聪明。”

    正在说话的是我们的摄影师,他姓赵,我们都叫他色加索,他是个色情摄影天才,他总是能通过照片把男人内心最深刻的欲望给勾引出来,而我们的肉体就是他展现才华的工具。

    他一见我进来了,于是向我一招手,然后说道:

    “芳岚,你来了,太好了,我正想拍一套女同照片呢,快快快过去跟小韵一起摆个性爱姿势给我看看。”

    我闻言苦笑了一下,他就是这样,总是临时起意让我们这些性服务员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不过我们不敢忤逆他,因为他代表着我们的门面,得罪了他。我们就等于得罪了客户。

    于是我微微一笑,向叶韵走了过去,而叶韵见到我来了,也将身体从电动阳具上抽了起来,然后平躺在地上,对着镜头分开雪腿,一边揉搓自己的那粉红的阴唇,一边放荡的舔着舌头,等着我过去配合。

    我走到她跟前,张开长腿跨在她身体的两侧,然后用玉臂撑着地面,娇躯向后一挺,我那套着警裤的丰满紧俏的臀部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嗷就是这样我性起了”

    说完,他就猛的脱下自己的工作裤,一边撸着自己的挺起的阳具,一边紧按快门给我们照了几张相。

    我知道,这是他的习惯,每次找到灵感的时候,他都会这样一边自慰,一边给我们照性爱照片,直到他射精,他的工作也就完成了,而他这样照出的照片往往是最有诱惑力的照片。能给我们带来丰厚的收入。

    于是我和叶韵见到他这样也很高兴,于是又纠缠在一起摆了几个更性感的姿势,而他被刺激的更加快速的撸着自己的阳具和按下自己的快门。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向我喊道说:

    “好了,正常的照片够了,我们再照几张重口味的,芳岚你把腿跨到小韵的脑袋上,向她的脸尿泡尿。”

    我闻言嫣然一笑,从小韵身上站起来,然后伸手去解自己的警服裤带。

    可就在这时,他却阻止了我:

    “芳岚你不要解裤子,就直接向她脸上尿,她满脸尿液的样子固然很刺激,可是你这样一位美人尿裤子的样子也是很迷人的,就这么办。快”

    我一听,摇头苦笑了一下,这是我新换的警裤,看来穿上还没到十分钟就又得换掉了,但是他的命令还是要执行。

    于是我只好穿着警裤,将两条长腿跨过叶韵的脑袋,将我的尿道口隔着裤子对准了她那漂亮的脸蛋。

    而她也微微一笑,仰起脸来准备迎接我圣水的洗礼。

    我看到他准备好了,于是尿道口一松,我便马上感觉到一股热流浇在了裤裆上,我低头一看,我裤子的裤裆的部分立刻被尿湿了一大片,蓝色的布片被尿成了深黑色,然后这些尿液通过裤子,点点的落在了叶韵的俏脸上,而她就则伸出舌头,痴迷的品尝着。

    “啊天哪简直是极品”

    看到我尿湿裤子的样子,他兴奋的喊道,然后又按了几下快门,撸动自己的阳具的速度也更快了。

    看到他这个兴奋成样子,我很有成就感,为了再刺激他一下,我将手伸进自己湿漉漉的裤裆里,用手指将尿道口的尿液抠了一点出来,放到嘴里含着,然后吃吃的望着他。

    “他奶奶的老子受不了了”

    说完这话,只见他猛的放下照相机,然后快步向我跑来,一把就将我推到在地,掰开我的大腿扛在肩上,猛的把阳具挤我的裤裆中间,隔着湿漉漉的裤子拼命摩擦我的阴唇,紧接着就开始解我的裤带。

    我一看,连忙按住他的手说:

    “赵师傅你这是干什么你还在工作啊”

    他已经欲火焚身了,一边压在我身上拼命用嘴亲我的脖颈,一边恳求道:

    “芳岚好闺女,我知道,整、整个公司的就属你最温顺了,你把裤子解开,让老哥我干一次吧,就干一次,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好吗,干完我就给你们照相。”

    我闻言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这次把他诱惑大发了。看来他现在是非要跟我做爱不可了,说实在的,不是我不愿意接受他的交配,只是我另有顾虑,于是我推着他的身体恳求道:

    “赵师傅,不是我不接受你,我求你能不能帮我照完相在来干我,否则你一射精,又该没灵感了,照完相、照完相好吧,照完相我随便你干,在我阴道里尿尿也行,好吗”

    可他根本不听我说话,见我不配合,竟然放弃解我的裤带,用手抓住我的裤裆上的布,左右一撕,呲的一声就将我的裤裆撕开了,我那粉嫩的阴道立刻就露在了他的面前,然后他握住他的阳具,在我的阴唇上磨蹭了两下,然后一挺身,将阳具猛地就刺入到我的下阴里来了。

    “啊好爽啊,你这闺女的阴道还真紧啊裹的老子阳具麻麻的。”

    随着他这一声叫喊,我立刻感觉到一根火热的肉棒插入了我的阴道。

    有了这种感觉,我叹了一口气,知道事情完了。

    这种来自自己下阴的火热穿刺感对我们这些性服务来说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几乎每天我们都要被这种感觉折腾个好几回,一旦有了这种感觉,我们就知道,事情已经不可逆转,更加强烈的穿刺将接踵而来,我们的阴肉会被翻进翻出,我们阴道内会因摩擦而分泌爱液,我们的身体将像过电一般痉挛,这一切直到一股滚烫的液体喷撒在我们的阴道内才会结束。

    果然,赵师傅对我下阴的攻击正式开始了,他分着我的大腿,将肉棒拼命的在我的阴道内来回猛烈冲刺。

    他的阳具好像是带电的,每刺进我阴道内一下,便会在里面留下一些电流,让我阴道内的一块阴肉发麻,而我随之就会分泌出一点粘液粘在他的阳具上,而且他的阳具越便越大,以至于我甚至能通过肉璧感觉到他马眼的形状。

    “哈哈闺女我感觉你的阴道在发抖啊,是不是老哥干的你很舒服啊。”

    像这种侮辱性的荤话我几乎每次陪客人的时候都能听到,这似乎也是男人们共同的兴趣,我必须回答,因为这也是我的职业。

    于是我忍着下体因抽插而传来的阵阵快感,满脸通红的对他说道:

    “嗯,对,赵师傅,我确实感到很舒服,我的阴道已经麻了,不过如果你能更快一点的话,就更好了。”

    我在激他,好让他快点结束。而他也上当了。

    “哈哈,好,老哥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男人,小韵,到后面去帮我舔肛门,那样我会更兴奋的。”

    旁边的叶韵一听,微微一笑,就转身跑到他身后去抱住了他的屁股。

    “噢爽”

    随着他这一声叫喊,我立刻感觉到我阴道内的阳具扩张了一倍,我不知道叶韵对他做了什么,但是他的抽插更剧烈了。

    不一会儿,我便感觉他的阳具一阵抖动,我知道他要射精了,这时他猛的将阳具拔了出来,然后拽住我的头发,将阳具插到了我的嘴里,来回抽插。

    我感到他的阳具上液体有一股甜味,我知道那不是精液,而是我的淫水,而他的精液也马上冲出来了,因为我感到他的阳具抖动的很厉害。

    “啊老哥要射了”

    随着他这一声呐喊,我忽然感觉一股滚烫的液体喷洒到我的喉咙里,这种感觉对我来也是非常熟悉,对于这种略带腥味的液体我每天都要喝一次,所以当然知道怎么对付它。

    我将头略微向后抬高,这样就不至于让精液喷洒到我的喉咙从而引起呕吐,然后伸出舌头挡在马眼和我的喉咙之间,因为我知道男人射精的时候是不会只射一股的,而是跳动着射出多股。

    用舌头挡住可以有效的阻止后续精液对喉咙的冲击,一是为了防止恶心,二是等他将阳具从我嘴里拿出后,可以卷着精液让他看个清楚。

    赵师傅气喘吁吁的从我的嘴里拔出阳具,然后瘫坐在地上。

    我张开嘴,卷着舌头上的精液让他仔细看了看,他一见,微微一笑,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表示佩服我业务技术的精湛。

    我眼睛一眯,将口里的精液咽了下去,然后微笑道:

    “咕噜,赵师傅,我的身体呢,你也玩够了,你的精液我也吞了,下面是不是该办正事了”

    他一听,拍了拍脑袋,站起身来,推开后面的叶韵,拿起照相机说道:

    “开始,开始,芳岚,你到那边躺下,然后分开大腿,将阴道对着镜头,我给你照几张超靓的。”

    我闻言,低头一看,发现身上的衣服在刚才被他蹂躏的时候搞的皱皱巴巴的,而且大腿间开裆处的阴道也被淫水和尿液搞得一塌糊涂,于是我问他:

    “赵师父,我用不用先去换套衣服,再来照啊。”

    他一听,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他说:

    “不行,你现在这幅被人蹂躏完的后的样子最迷人,这叫残破美,知道吗快,照我说的话做。”

    说实在话,我一直不能理解男人的这种性心里,身体干干净净的女孩不好吗为什么非得把女人搞得浑身精液或尿液,才能引起他们的刺激起他们的性欲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两性差别。

    但是我还是听话了,我照着赵师傅的安排,就这样浑身湿漉漉的摆了几个诱人的姿势,他都是很满意,最后,他要求我双手叉腰,一边站立着,一边放尿。

    我听到这话有些为难,于是跟他说:

    “赵师傅,站立着我可以,但是我尿不出来,因为刚才都尿在小韵的脸上了啊。”

    赵师傅一听,也对,于是握着下巴想了想,然后一拍手,想出了一个主意,只见他走到我身边,握着自己的阳具说:

    “芳岚,这样,我们来个情景替换。”

    我闻言一愣,问道:

    “什么是情景替换”

    赵师傅一听嘿嘿一笑,然后说道:

    “很简单,那就是我将阴茎插到你阴道里,然后在你阴道里撒尿,等撒完后你用手捂住阴道,让我的尿不至于流出来,然后站起身摆好姿势再松手,这样一来,不就是相当于你在撒尿了吗”

    我一听顿时觉得哭笑不得,于是奇怪的说道:

    “这能行吗不会穿帮吗”

    赵师傅点了点头,自信的说道:

    “你放心吧,绝对没问题的,我会抓拍的,来,你躺下。”

    说完,就一下子抓住的肩膀将我按在了地上,分开我的大腿,再次将他的阴茎在我阴道口摩擦。

    我苦笑了一下,现在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只好躺在地上,张开双腿任他施为。

    可是奇怪的是,他用阳具在我的阴唇摩了半天,摩的我阴道直发酥,可就是不插进来,于是皱了皱眉。扭过头去向他的说道:

    “赵师傅,求你别再玩弄我的阴道了,快插进来尿吧,等会儿我还有事呢。”

    赵师傅一听我的催促,于是尴尬的老脸一红,然后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

    “芳岚啊,对不起,你能不能用手把阴唇拽开点,我刚射完精,阳具、阳具有点疲软,插不进去。”

    我闻言差点笑出声来,但是最后还是强忍住了。我知道不能笑。

    我于是抿着嘴唇,伸手到自己的阴部,轻轻的拽住阴唇,将阴道分开一点,然后语含笑意的说道:

    “呵,现在行了吧,快插进来尿吧。否则等一会连尿都可能没了。”

    他看出我在忍着笑,于是尴尬的将阳具向我的阴道里塞了进来。

    嗯,他的阳具真的变得很小了,感觉就像管口红,不更像根牙签,跟刚才淫辱我时将我阴道肉翻进翻出,仿佛钢棍般雄壮的样子相比,简直时天渊之别。

    这男人的阳具还真是奇妙啊。

    他看到我在抿嘴笑,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于是一生气,握住我的大腿将腰部猛的向我的下阴一挺,呲的一声,开始在我的阴道内放尿了。

    我的阴道壁被这股热流一冲,立刻就本能收缩了一下,我也不笑了,开始深呼吸,用手揉着小腹,好让自己的小腹柔软一点,因为我不知道他会尿多少进来。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这股热流停止喷射了,还好,我能够全部容纳下来。

    于是他将阳具从我的阴道里拔了出来,然后急急忙忙的跑到照相机旁,对我说:

    “芳岚,快,捂住阴道,然后慢慢站起来,我要拍摄了。”

    我闻言连忙捂住阴道,然后慢慢的用手撑这地站了起来,然后在撒手的一瞬间掐住了腰,摆好了预定姿势,顿时,那股尿液就缓缓的从阴道里流了出来,顺着我雪白的大腿流到了地上,这时,他抓住时机按下了快门。

    相片终于拍好了,但是可惜的是,这张照片最后没被宣传部采用,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赵师傅的尿液太黄了,根本就不像一个女人尿出来的,没办法,我只好又重拍了一套穿着警服自慰潮吹的照片。

    最后,我还是没来得及去接张士艺,唉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