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穿入聊斋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七十六章:算卦

    京城自古为天下中枢,王朝一代代的经营下来,底蕴之深厚,深不可测。

    天下以京城为中心,那么京城的中心便是紫禁城了。

    日暮,夕阳的余晖渐渐都落到了山岭后面去,相信很快就完全消失,退而让夜色席卷上来,笼罩大地。

    紫禁城中有悠扬的钟声敲响,散播开来,犹如一层层的水波,飘荡出去。虽然夜幕未临,但各处宫殿都已开始点燃蜡烛。

    明华殿中,烛火如灯,大放光明。

    其间坐着一位和尚,身材不高,也不胖,身披大红袈裟,袈裟上被绘制上无数精致的图文,间或有幽幽的光华流转,说不出的奥妙-奇幻。

    他面目饱满,天庭如山,留三缕长须,飘飘然到胸口处,此时却眯着双眼,仿佛入定。

    以他为中心,周围坐着一圈人,个个都是身穿官袍,服饰图案有斗牛、有飞蟒、有足蛇,显示出他们位高权重的身份来。

    的确,在座各位,不是大学士,便是各部尚书,简直把整个朝廷的重臣都汇集到了一起,随便一人出去,都是万人跪拜的。

    但现在,他们都恭恭敬敬地坐着,平心静气地看着和尚。

    “请地藏大师出手,替天下算一卦”

    沉默中终于有人出声,却是文华殿大学士何颉何大人。他约莫五旬年龄,面色严峻,双目有神。

    那地藏大师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如水,不见喜怒,道:“这次贫僧从西方来却是要去办一件事情。蒙得圣上恩宠,召唤进城,又要任我为国师。只是兹事体大,贫僧却万万不敢应承,正要辞别而去,各位大人请贫僧至此,就是为了算一卦”

    何大人沉声道:“不错。久闻大师盛名,故特请大师算一算,乃知世间沉浮。”

    地藏大师微微颌首道:“也罢,盛情难却,贫僧就算一卦。”

    说完,仲手一掏,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口钵,底方面圆,通体金色仿佛金子所制。金钵放在地上,其又面露微笑,伸手一弹,本来空空的钵中顿时发生变化,有无数的涟漪荡漾,一圈一圈的

    嗤

    忽地那些涟漪凝聚化成一钵水,猩红如血,竟是一钵血水

    地藏大师长须无风自动,叹道:“金钵盛血,血光滔滔,此乃大劫之相,天下苍生有难矣。”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皆露出惊容。

    何颉大人一跺脚:“这该如何是好大师,有何解救之法”

    地藏大师合十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实不相瞒,贫僧西来正是要化解此劫数。,而必须去度化一人。”

    有大人问:“是何人如此重要”

    “我呸”

    突然间座中有人昂藏而起,戟指喝道:“不问苍生问鬼神,如今天下纷乱动荡民不聊生,贼寇四起瞎子都知道苍生有难,岂是度化一人所能解决的简直荒谬。”

    此人身高魁梧,面容显黑,却是工部尚书左恒。

    何颉惊怒不已:“左恒,你敢对大师不敬”

    左恒道:“何大人,你口口声声说奉圣旨之命请大师算卦,然而以我看来,实在是荒唐之事,我看圣上英明,岂会系国运于一卦内”

    何颉冷笑道:“那依你之意,是我假传圣旨了”

    “不敢,但明天早朝,我定然会奏明圣上,陈述理由,现在就不奉陪了。”

    说完,左恒拂袖而去。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何颉气呼呼的。

    旁边礼部尚书吴永标劝道:“何大人,左恒这厮一向性情蛮横,你何必与他一般见识他敢对大师不敬,坏了礼仪,明日我定参他一本,治他的罪过。”

    地藏大师却也不恼,微笑道:“善哉善哉。”

    何颉忙告罪道:“敢问大师,你要度化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地藏大师笑道:“并非贫僧不愿相告,只是有些事情却不好明说。”

    何颉道:“既然如此,但请大师便宜行事,有什么需要的,传告一声即可”

    现在皇上礼佛,大兴庙宇,这地藏大师又被称为地藏菩萨,德高望重,西来之际,圣上居然便要请他做国师,这份荣誉无以伦比,却被他推辞了。纵然如此,其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之重,无以伦比,万万不能怠慢。

    地藏大师合十道:“谢过各位大人了,时日已晚,贫僧却不好在宫中久留,告辞了。”

    说着,飘然出宫而去。

    一众大人赶紧相送,随后回来坐下,议论纷纷。

    何颉干咳一声,道:“各位大人,当今形势不容乐观,还望大家群策群力,做出个章程来,我好向圣上复命。”

    兵部尚书张猛道:“正所谓乱世用重典,当传令各大州府,严加防患,胆敢为贼寇者,一律格杀勿论;有暴民者,同罪。”

    何颉点点头:“此法不错,哼,近日凉州、漳州等地有奏章上来,说有贼寇不但占山为王,还大肆招收乱民,扯旗企图造反,真是大不逆,一定要狠狠地镇压下去,统统斩头示众,以儆效尤。”

    吴永标又道:“我们还可以加大悬赏力度,如此,包藏祸心者就无所遁形了。”

    “对,就这么定了。”

    何颉意气风发,对着周围团团抱拳,道:“各位大人,圣上登基,随即拨乱反正,任用我等为大臣,辅助左右。如此,我们定要肝脑涂地相报,以报圣恩”

    他们这一批重臣,可以说都是正明帝登基后才上位的,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而原来的老臣子,纷纷退位,告老还乡去了。

    “肝脑涂地,以报圣恩”

    诸人一起跪倒在地,磕头大呼起来。

    却说地藏大师出到宫外,抬头望天,见有星辰闪现,旋即又取出那金钵了,凝目相看,观察其中卦象:“有星漂移,应在帝位,也好,他来到了京城,倒不用我多跑一趟了。”

    手腕一抖,把金钵收进怀里,也不持禅杖,迈着步伐,口中又念道:“干戈如麻天地老,人心似鬼乾坤乱,善哉善哉”

    红色的袈裟飘荡着,自顾远去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