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穿入聊斋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七十八章:报到

    京城东郊,依山傍水之下,一片古色生香的建筑拔地而起。其间殿堂亭阁,空地上多植竹子,种类不一,一丛丛的,形成大片的竹林。就算秋风西起,但片片叶子苍翠欲滴,不改颜色。

    竹乃“岁寒三友”之一,不畏冰霜寒冷,四季长青,多有文人骚客以此入题,写文章歌赋,以竹自喻,表示风骨凛然。

    读人的风骨,本来就该如竹一般耿直。

    这片片竹林,历史悠久,据说乃是国子监的缔造者董圣人,率领一众弟子亲自一根根地种植下来的。

    竹林中的建筑,自然便是天统王朝中最富盛名的学院,国子监。

    学院选址,之所以不选城中,而在郊外,却是响应董圣人的精神:“读人本就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倘若在城内开院,临近红尘,耳目浸染繁华,无疑会使得心性动摇,无心向学”

    圣人用心良苦,无奈如果生员们真有心红尘繁华,岂是短短路途所能隔绝的

    况且八股盛行,体制发展越发严厉,大大约束了才华思想,功利化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以前读者,多抱有做学问之心;现如今,若不为官途,谁愿苦读

    人心一变,学风渐烂,国子监早不复当年盛景。

    婴宁施展出望气术,远远一观,见到国子监上空文气稀疏,甚现寥寂。对于她妖身的影响,甚至低于京城之内。。

    如此结果,大出意料之外。

    陈剑臣淡然道:“如今文字法大行其道,字词文章。皆可入罪,哪里还能保持什么文气文风”

    婴宁点点头,忽道:“公子,那我们如何处之”

    陈剑臣道:“天下已乱,不好计算,只能暂且进读,待稳定了,便接母亲她们上京安置。”

    这是早就定好的计划。

    当下两者顺着一条石板路。迈步进入。

    国子监乃天下读人梦寐以求的去处,堂皇冠冕,但里面的生员并不多,远不如现代的大学学府。动辄数以万计,过道上经常人来人往。

    初来报道,陈剑臣先按照顾学政的吩咐,去找一位叫“伊凡”的先生,熟料问了人后。那人面色古怪地道:“伊凡做云水集,触犯文字法,已于十天前下狱了,你是”

    闻言陈剑臣大吃一惊。道:“在下陈剑臣,江州生员。是来国子监报到的新生。”

    那人道:“报到该去找学监,喏。就在南边的那栋小楼处。”伸手一指,指出个地方。

    陈剑臣道了声谢,移步而去,心里却直打鼓:抓人居然抓到国子监里头来了,简直就是无孔不入。

    又想起路途上所见的那一大列囚车,辚辚北上,由此推知,这些日子,天下间到底被抓了多少读人,解压上京了

    那些读人,其中不乏名家大儒,皆因犯了文字法上的条例,被捕下狱,许多都送往京城来,生死未卜,真是哀鸿一片。

    这是要一网打尽吗

    陈剑臣心生警惕,本来就怀疑的心头,顿时涌起浓浓的阴谋味道。

    正明帝如斯作为,到底想干什么

    去到小楼,那学监正坐在里面喝茶,禀明身份来意,奉上各类文。学监仔细检验无误,便颁发了一面令牌,又分发了学舍,却是单人的,环境优雅。

    横渠先生与顾学政联名推荐陈剑臣,那么他便等于是廪生,在国子监的衣食住行,皆为公费,可以节省一大笔银子。

    陈剑臣固然不缺钱,但乱世席卷,谁嫌钱多能享受朝廷福利,不受白不受。

    在学舍安顿好,对于这新环境,陈剑臣根本没有多少好奇心,反而忧心忡忡:文字狱的发展远比想象中猛烈,好像一场巨大的风暴,横扫天下,根本不管会造成多少伤害。

    当前读人,孰人不感到心惊胆颤生怕某一天就会被凶恶无比的黑衫卫破门而入,缉捕下狱了

    回想前一世的古代历史,但凡文字狱,总会有特定的目标,根源就在于巩固政权,排除异己。且大都发生在特殊的朝代里,比如说刚统一的秦朝,又比如说民族统治者更换了的,元、清之类。

    可眼下的天统王朝截然不同,统治近千年,文治武功,可以说一派鼎盛,本就不该出苛政烈法。而文字法一出,可以说是“天下无文字”了,其对于字词用句的严酷度,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个字不能用,那个词不能使,处处违禁,好像双手戴了手铐,笔头上还套了锁头。长此以往,可用之字寥寥无几,怎么写诗词歌赋,如何做文章

    这等文字狱,简直没道理,无法从中窥视施法者的用意为何

    难道说要将天下读人全部咔嚓了才觉得满意

    说不通,无法说得通。

    科举制度,文官理事,一向都是王朝根本,正明帝这般斩草除根的行为,和一个疯子没差别。

    结合道听途说,对于当今圣上倒有不少说法,其中两条是被公认确定了的,一则是帝君礼佛,故而不惜推翻前朝旧制,再度请佛西来;一则是帝君好色。不过自古皇帝多后宫,好色说法,并不算新鲜,只是听说新君每晚都要数美侍寝,端是春秋旺盛。

    花边新闻属于野史,然而从野史中也能窥探到一些蛛丝马迹。

    念头烦忧,纷沓而至,莫名地心感烦躁,总觉得隐隐不安,只怕有事故发生。

    呆在学舍里,婴宁磨墨,他则提笔疾,连写了三幅字。这些字,自是不能见世的,写完后就要撕碎。

    写完字,稍稍平复内心的躁动。

    婴宁骤然立身,伸手一捻,就抓住了一只从外面飞来的纸黄鹤。

    飞鹤传

    小嘴一吐,吐出一张纸条。

    婴宁拿过,交予陈剑臣。打开观看,却是广寒真人的飞,留言给他。

    看了上面的留言,陈剑臣只感到一番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看来,真是事态重要,风云际会,有些大事情不可避免地要发生了。未完待续。。

    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