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穿入聊斋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八十章:缉捕

    强敌环视,地藏大师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一对长眉无风自动,飘逸着,忽而变成了花白之色,自动延伸出来,宛如寿眉。

    拂晓和尚沉声道:“地藏,大势所向,你何必再做困兽之争”

    地藏大师怒形于色,喝道:“拂晓,你这个佛门叛逆。本座布局,囊天下为谋,不料竟败坏在你的手上。”

    拂晓和尚哼了一声:“你窃取社稷国器,不择手段,视我中原百姓为鱼肉,不违佛道,贫僧岂能坐视不管”

    地藏大师哈哈大笑:“我等一入空门,四大皆空。什么百姓,什么权贵,都是虚妄,不看透这一点,如何成佛”

    拂晓冷笑道:“你号称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想必也是要来中土收复阴司的吧。”

    “不错,阴司当年,本就为我佛所建,只是当年被王朝不容,无奈退出,始留下这一支,如今自当要收复回来。”

    边上广寒真人嘿嘿冷笑:“地藏,这一趟,只怕你竹篮打水一场空,白跑一趟了,这阴司,我等道门替你收了。”

    地藏面色一变:“果真如此,恐怕这便是你们和佛晓叛逆联手的利益所在吧。”

    蜀山剑客陆师道冷声道:“废话何必多说,直接斩杀也罢,好早点完事。”

    地藏目光一转,盯着他:“蜀山剑客,向来单传,难道燕赤侠陨落了”

    陆师道神色一紧:“燕赤侠早已离开蜀山,四方云游,求无上剑道,现在蜀山,唯我剑尊。”

    说着,手中三尺青锋在手,长啸一声,剑气冲天,展露出一匹漫天光华,直直往地藏大师劈去。

    地藏大师不敢怠慢,两手合十,诵念经文,身后一股气息飞腾而起,显出金身来。

    这一尊金身,高九丈,金黄中又夹杂着条条赤红之色的,观其境界,距离真正的九转金身,只是咫尺之遥了。

    一旦成就九转金身,便能成佛,证无上大道。

    “动手”

    广寒,奚明峰等再无保留,法决翻动,法宝纷飞,全往地藏身上招呼。

    地藏大师以寡敌众,怡然不惧,大笑道:“本座知道你们意图,不外乎要困住我,不去找那书生麻烦,只是我曾算一卦,今晚那书生自有血光之灾,待他一死,看你们如何能逆转乾坤”

    拂晓针锋不让:“书生有正气护身,万邪不侵,何惧什么血光之灾地藏,念着你我同出一门,你等还是速速退出中原吧。”

    地藏大师喝道:“休想。”

    念头一起,金身双目骤然睁开,射出两道实质般的光芒,好像两把飞剑,凌厉非常,居然一下子就压住了诸人的攻势,渐成平衡。

    心中想到:“只要挨过今晚,等那书生遇害,事情便会有天大的转机了”

    夜色苍茫,一灯如豆,陈剑臣便坐于灯下,也不看书写字,只静静出身,念及广寒飞鹤传书所陈述的内容,心中不免阵阵骇然:广寒所书,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真正的本质起因,便是源远流长的佛道之争。

    要知道在天统王朝之前,亦有多个朝代,可以称为古朝代。早在那些朝代里,释家便西来中土,开始扎根发芽,宣传教义,度化众生,发展一日千里,渐渐便压在土生土长的道门之上。

    涉及利益,道门自不肯无作为,坐视势力被蚕食,故而支持天统王朝,推翻旧朝代,开始反佛。

    中土佛门势力由此衰落,只留下教义被改的金山寺一脉,以及阴司世界。

    岁月悠悠,西方释家一直不甘心,积攒千年,终于在今朝逮着了一个良机,趁着新帝登基之际,窃取社稷神器,才有如今的乱世出现。

    有言道,以~~更新首发~~乱治世,乃是不折不扣的契机。

    得此点拨,陈剑臣心中明了,己身的用处,却是被各方势力送来京城,以作“拨乱反正”的效果的。

    “嘿嘿,倒真看得起我”

    他用手指轻轻敲着书案,陷入沉思。

    “公子,早些安歇吧。”

    婴宁走过来。

    陈剑臣道:“睡不着婴宁,你且坐到我身边来。”

    “嗯。”

    婴宁很乖巧地同意。

    陈剑臣很自然便抚着她乌黑的头发,油然叹道:“婴宁,我们如今处境,颇为不妙。”

    婴宁点点头:“婴宁明白,但无论如何,我们始终都是在一起的。”

    陈剑臣捧起她娇艳的容颜,凝视道:“我何德何能”

    不提防香风袭鼻,小狐狸纵体入怀,已吻上他的嘴唇,两唇结合,如饥似渴,芬芳如甘露。

    他们相携已久,同甘共苦,但一直以礼相待,不曾做过什么亲密的行径。对此,陈剑臣觉得很自然,书上有言:“观其容,可以忘饥;听其声,可以解颐,时一谈宴,尤胜于颠倒衣裳。”

    大概如斯。

    可他毕竟是个正常男人,眼下小狐狸媚意横生,主动撩拨,顿时激起来雄风,搂着一具温软如玉的娇躯,忘情相拥。

    嘭嘭嘭

    正投入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金戈铁马般的行军声,在静谧的国子监中异常刺耳,仿佛有军队杀了进来一般。

    如今时势,国子监这等圣儒之地,也成了不设防的地方。

    陈剑臣和婴宁受惊分开,小狐狸的脸红扑扑的,她难得鼓起勇气来,正关键处被人干扰,不由有几分恼意,竖起耳朵唉一听,顿时脸色一沉,急道:“公子,他们是奔这边来的,只怕来意不善。”

    陈剑臣自当明白,道:“看来有人要撕破脸了。”

    过不得片刻,蓬的,学舍木门被撞得四分五裂,破碎开来,一队黑衫卫明火执仗地冲了进来。

    领首者身形昂藏,尤其两撇胡子和眉毛一样,活脱一位活着的“四条眉毛陆小凤”,正是江钰。

    黑衫卫的游击将军。

    江钰踏进房来,四下一顾,当即拿出一卷黄绢,展开,念道:“今有密报,国子监监生陈剑臣为江州人氏,昔日与反贼聂志远父女来往密切,今事实一一查明,特命黑衫卫前来缉捕,如敢反抗,格杀勿论”

    把黄绢一收,喝道:“陈剑臣,你就乖乖跟本将军走一趟吧。”

    陈剑臣面沉如水:“我如不走呢”

    江钰脸色一寒:“那就休怪我刀下无情了。”

    双手一翻,两把朴刀在手。

    “江将军,如今大厦将倾,你何必再为别人卖命,做那愚忠之徒”

    江钰凛然怒道:“好你个书生,大逆不道,其罪当诛,速速跪下跟本将军走,由国法处置。”

    “那好,婴宁,我们走吧”

    陈剑臣此话出口,旁边婴宁立刻拉着他的手,却不是往前面,而是径直朝着右边墙壁冲去。

    江钰一惊,本以为对方是想撞墙自杀,便要出手拉住,不料下一刻,两人的身体竟然视坚硬的墙壁于无物,一下子就穿了进去。

    “穿墙术”

    江钰大惊失色,这可是传说中的道法,一对监生主仆怎么会施展得出来他突然发现,事情有些不对路

    “追,赶紧追”

    此际也来不及多想,马上命令手下四处找寻追捕。但出到外面,几乎把整个国子监都翻遍了,哪里还找到得人影。反倒是一干生员先生被惊动起来,见到是黑衫卫,不禁吓得面如土色,以为是来抓自己的,顿时两股颤抖起来。

    夜色沉沉,火把之下,江钰的脸色非常难看:他来抓捕陈剑臣,奉的是兵部尚书张猛的命令,而且是死命令,如果完成不了,下场绝不会太好。

    只是陈剑臣已逃遁出去,加上他们身怀道法,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抓得住的。

    “罢了罢了,唯有如实禀告吧,我江钰一生精忠报国,无愧于心,也不怕大人惩罚。”

    “什么,人没抓到跑了”

    尚书府中,张猛拍案而起。

    江钰跪在下面,不敢抬头:“属下无能,请尚书大人恕罪”

    “哼哼,恕罪,本大人早就明明白白告诉你,那陈剑臣乃是重要人犯,决不能出任何纰漏,你身为游击将军,率领黑衫卫百名去抓一个书生,居然让人给跑了,朝廷养你何用”

    江钰一咬牙:“卑职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会道法,故而”

    “够了”

    张猛一声咆哮:“如今聂志远父女造反,其势已大,不日将兵临城下,那陈剑臣乃关键人犯,却从你手中逃逸,此罪天大。来人,将他拿下,送入天牢。”

    江钰大惊失色:“大人”

    那天牢可是绝地般的存在,被关押进去,基本就等于死路一条了。据说自正明帝登基实施新政以来,牢里已关进了一百三十八位朝廷大臣,当初聂志远就是要送上惊,然后打入天牢的;至于从各地抓上来押赴进京的违法文字法的儒者更是数不胜数

    人进去后,几乎没有听说过还能出来的。

    “大人冤枉呀,冤枉”

    江钰口中大呼,可那些侍卫哪里管他,如狼似虎扑上来,抖开铁链锁了。可怜江钰一身武功,却不敢反抗,这一反,可算是大逆不道之罪了。

    侍卫把他拖起,押解下去。

    江钰犹自不甘,呼喊得喉咙都有些嘶哑了,可张大人一言不发,根本不予理会。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