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穿入聊斋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八十三章:现形

    原创第两百八十三章:现形

    鞠躬感谢人气皇、黄文、陈锦0306、冰城晨昊等书友的慷慨打赏,不离不弃,南朝有愧矣再推一推书人神,聊斋姐妹篇,喜欢聊斋的,必然也会喜欢书

    人心惶惶的一天,终于过去,当夜幕悄降,气候反常起来,刮起了风,不多久雨点洒落,寒气逼人

    京城之外,篝火连绵,却是聂家父女所率领的义军队伍所安扎下来的军营,蔓延一大片,倒显出几分治军严明的风范来。

    军中帅营,聂小倩与婴宁正在交谈。

    多时不见,如今聂小倩全身披戴盔甲,腰负宝剑,英姿飒爽,俨然一位将军模样。

    听完婴宁的讲述,聂小倩耸然而惊,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会是这般情形,如果传播开来,必然石破天惊,人心溃败。

    “公之意,此事绝不可传扬,故而他和燕大侠将肩负除恶之责。”

    闻言聂小倩忙道:“那他会不会有危险”

    婴宁道:“有燕大侠联手,应该不会有事的。”这句话明显安慰的性质多些,她自然深知,如果对方修炼大成,成就人仙之位,拥有无上法力,只怕

    心里念头百转,暗自捏了一把汗。

    不过担忧归担忧,有些事情自己却无法帮得上忙,必须要靠公己身;比如广寒他们,为了给陈剑臣和燕赤侠创造一个空间,就联合出手,将地藏拦住。要知道释家西侵,固然时间不长,但也进来了许多高手人物,不是等闲力量。

    但愿,公这一步能大步迈过;如此的话,拯救天下苍生,能凝聚无上功德,三立真章都能练就大成之境。

    冷雨淅淅沥沥,下过这一场,隆冬就不远了。

    高塔上,本来一直闭目打坐的燕赤侠忽尔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双目如电,宛如实质的光芒近乎半尺长,却是用出了法力。

    目光四顾,好像能穿透天地之间,横扫苍茫大地。但见目光所及,却是一个昏昏沉沉的世界。

    这世界,近乎冥冥,其中无数的黑气弥漫,不是夜色,而是气运景象。间或又有道道血光冲天,不是血气凝聚,而是煞气纵横,昭示天下各地,血光之灾无处不在。

    那是战乱,凶杀所产生的。

    而今天下群雄四起,互相吞并,聂家这一支,只是借助天时地利,这先打到京城来;而另外的州府割据,不一而足,很是纷乱。

    乱世多横凶,现在到处都铸造兵器,许多人都把握有兵器,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本来的秩序规则,统统都被武力所践踏于地了。

    在乱世,武力往往能决定一切。

    看毕,燕赤侠叹息一声,悠然道:“生灵涂炭,皆在此劫。”

    陈剑臣不懂望气之法,不过很多事情光凭想象,就能推测出来,心中也是沉甸甸的。他穿越而来,本来以为是个盛世,不料天地苍黄,旦夕倾覆,反而有大劫降临,而自己,竟就是那应劫之人。

    莫非说辟邪笔,就是这般产生的

    “燕兄,我们何时动手”

    燕赤侠回答:“此僚以天下为棋局,布置已久,连我等道门都被瞒住了,前些时ri发现,推演得出,那天下化龙大阵,当于今晚时全面启动,以吸收天下怨气,煞气,戾气,血气,凝聚其人仙天位。如此大手笔,简直亘古未有。”

    对于这个,眼下陈剑臣自是明白。

    “幸而广寒道长他们发现得早,提前屠龙,破去一个阵眼,只是余下八个阵眼,仓促间却无法寻觅得到,唯有毕其功于一役,径直来到京城,直捣黄龙。如今重任,皆担负于你我之上。”

    闻言,陈剑臣慨然道:“燕兄,有言尽管吩咐,剑臣必全力以赴。”

    “好。”

    燕赤侠眼眸闪过赞赏之意:“天下有劫,必有应劫之人,禀天地而生。如今着落在贤弟身上,幸甚至哉。你有神笔在手,身怀浩然正气,乃不二选择。我们现在就下去,这一趟,便由愚兄护法,你提笔将紫禁城周围,全部写上文章吧。锦绣文章,千古流传,字里行间,正气凛然。好让天下知晓,自古邪不胜正,乃是真理”

    陈剑臣听得热血沸腾:“走”

    燕赤侠施展道法,剑匣光华闪动,巨剑飞出,一把拉起陈剑臣,乘剑从塔上飞下去。

    飘飘然,漫天风雨不能侵袭进来。

    天牢,一片喧哗,满满当当都是人,他们身上,还穿着被捕时的衣衫,非富即贵。此刻个个却神色恓惶,有心理承受能力低的,不断地嚎啕哭泣,又或者大叫冤枉。

    只是不管他们如何叫唤,哪怕叫破了喉咙,却都没有回应。

    无奈之下,有人发现了天牢二层,便跑下去,放眼一看,不禁失声惊呼起来:“皇上”

    听到这一声叫,诸人无不惊诧莫名,但都冲了下来,就见到二层广场北面,有銮驾,有华盖,宝座之上,所坐之人,隆准鼻挺,不怒而威,不正是当今圣上正明帝吗

    皇上竟然来到了天牢里

    众人见着,惊喜交集,一下就全跪了下去,口呼“万岁”

    能面见皇上,可能的话,还有机会得到恩准,脱离罪名,重见天ri。

    “尔等,可知罪”

    正明帝淡然开口道。

    何颉等人痛哭流涕,听语气,不管如何,这罪都要认的了,于是黑压压跪倒在地,磕头不已,直磕得额头都流出血来,仍然不敢停止。口里大呼:“请皇上恕罪”

    正明帝冷哼一声:“既然如此,你们说道,犯了何罪”

    何颉一干大臣面面相觑,饶是他们位极人臣,通晓官场风向,但现在被皇上问着,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

    他们糊里糊涂的就被一网打尽,连带家眷,全部下了天牢,谁都不明白皇上为何要这么做,简直比“莫须有”还莫名其妙。现在罪是认了,可罪名哪个能弄得明白

    伴君如伴虎,君心难测,就连和正明帝走得近的何颉大人此刻都不敢先吭声回答。

    他可没天真地以为,现在的皇上,还是想象中的皇上,否则就不会连他都抓了。

    一片沉默。

    此时有眼尖的,看到正明帝身旁两侧,密密麻麻都坐着人。借着火光辨认,认出了是以前的人犯。

    “黄大人,他居然还没有死,也坐在了这里”

    “咦,那不是李先生吗都说他已死在牢里,竟是假的”

    在一排排端坐不动的人群中,认出了不少熟悉的面孔。皆因这些人,本就是前朝大臣,个个都是德高望重的主;另外一些,则是名流大儒,结交人非常多的存在。

    看着看着,何颉大人顿时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上冒了起来。觉得气氛诡异得压抑,直要压得心头喘不过气来。

    以前正明帝初登基,施展政,把许多反对的大臣都下了天牢。正所谓“一朝天一朝臣”,如此作为,无可厚非。然而眼下大难临头,兵临城下,皇帝一声令下,又将现任班全部拿下,这又是作何道理

    难道说皇上真得完全放弃,后疯狂一把,要满朝文武陪葬了

    “哈哈哈”

    正明帝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响亮,隐隐有疯狂之意。

    何颉大人听得小腿肚直打颤,加印证了心中的猜想,有莫名的勇气翻起,赶紧喊道:“大家逃”

    也顾不得跪拜了,跳起来要往外走。

    他这一走,许多人没有反应过来,愕然相顾。

    高高在上的正明帝目光一闪,冷笑道:“既为血食,还想跑吗”一张嘴,一根白色的线条骤然从口中飞出,速无比,嗖的就飞了过来,把何颉大人拦腰缚住,轻轻一抖,席卷着他倒飞回去。

    这一幕,许多人都看在眼里,呆若木鸡,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而等看到正明帝一爪探进何颉大人的心胸,掏出一颗血淋淋的人心,放进嘴里大吃大嚼时,所有人都有些明白了。

    妖怪,妖怪

    正明帝竟然是妖怪

    堂堂一国之君,君临天下者,竟不是人,而是一只会吃人的妖怪

    这,这世界是怎么了

    在场诸人,无不头脑一片空白,血淋淋的真相,让这些人都失去了思维的能力。头脑空白,四肢麻痹,张大了嘴巴,能吞进一个拳头。

    这个世界疯了,颠覆了,崩溃了。至于生死,到了这个时候,反而变得不再重要了

    吃掉何颉大人的人心,正明帝猩红的舌头舔一舔嘴唇,冷哼道:“枉为臣,血食中的德气稀薄不堪,远比不上那些老臣们美昧可口。罢了,后关头,就将你们全部吃掉了吧。”

    兀然站立,大吼一声,面目一下狰狞起来,随手一撕,撕掉身上穿戴的一张画皮,现形出来,乃是一只巨型蜘蛛,有小山般大小,八只爪趴伏在地上,眼瞳红芒如灯,闪烁着择人而噬的凶光。

    “妖,妖孽”

    “逃呀”

    一干人这反应过来,吓得魂飞魄散,疯狂地就要往第一层的出口逃跑。

    但一切都迟了,无数的蜘蛛网油然而生,把人统统束缚住;等待他们的,只有被吞噬的下场

    天牢,顿时惨叫震天,血肉飞溅,成为不折不扣的修罗场。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