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穿入聊斋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八十五章:立德

    当今皇上,是妖孽所变,窃取社稷神器,以天下为棋局,肆意摆弄破坏,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便是一切事情的真相。

    前几天当陈剑臣得知真相后,亦是惊怔当场,始料不及:作为穿越者,他曾经想过许多种因由,但没有想到这一种。

    他不敢想。

    一国之君,君临天下者,居然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孽,这等惊世骇俗之事,恒古未有。

    然而当真相披露,一切因果种种俱迎刃而解,水落石出。

    唯如此,方能解释近年来朝廷诸多倒行逆施的根源所在。

    这个天下,在正明帝眼里,等若是放弃了的。他以天下为局,摆下大阵,要吸取诸多的戾气、煞气、怨气、恨气

    国家不乱,不坏,如何能有诸多负面气息产生

    而现在,陈剑臣与燕赤侠赶赴紫禁城,陈剑臣手执辟邪笔,在紫禁城墙壁外泼墨题字,便是要依靠正气,断绝正明帝和外界的连接,在关键时刻,坏其大事。

    数以千计的大字,字字如斗大,绵延一片,隐隐合拢成阵。字里行间,皆有正气激发,飞扬起来,在半空上凝聚,渐有浩然之势。

    如此大阵势,藏匿其中的正明帝登时发觉,暴怒起来。要知道他眼看到了今晚子时,便可大功告成,遭到人为破坏,岂能按耐得住

    轰隆隆

    好像天崩地裂了一般,紫禁城中大片宫殿都在摇晃,泥沙俱下,似乎地底下正有庞然大物破土而出。

    此时的紫禁城,里面滞留的人已不多了,宫女嫔妃之类,早被吃掉,化成血食,进了正明帝的肚子。至于宫廷侍卫等,也落到了同样的下场。只是这般地动山摇的气势,牵涉巨大,整个京城都感觉到了。呆在家里的百姓们无不面如土色,还以为发了地震,灾祸临头,什么也顾不上了,赶紧冲出家门,可见到附近的地面又没有什么痕迹,不像地震,这才略略放心。

    燕赤侠面色凝重,疾声道:“陈剑臣,快把最后一段墙壁写上。”

    陈剑臣自也知道事态非同小可,赶紧催促飞天夜叉,手底同时加快了速度。这时候,已经写到了最后的午门之上。

    午门是紫禁城中最高最大的一座城门,平时非重大事务,不会开放进出。此门通体被油漆成朱红色,上面铜钉如碗大,一枚枚,非常庄严。

    然而此刻,陈剑臣根本顾不上欣赏,提起辟邪笔,就要在上面写字,所要写的,乃是一身修为的精华所在:正乱贴

    咔嚓

    变故立生,一根锋锐无比的爪子突然从里面刺出来,非常准确地刺向陈剑臣的头颅。

    这爪子,毛茸茸的,可见茸毛覆盖之下的皮肤骨肉,晶莹如玉,坚硬无匹,被它抓中,只怕即刻便会粉碎。

    事发突然,陈剑臣几乎没有反应的空间。他的思维跟不上,但魂神中的念头自然而然便有了对付,嗡,兵胎外放,又有卷轴浮现,堪堪挡在爪子前面。

    蓬

    声响沉闷,陈剑臣胸口一痛,好像被重锤狠狠敲打了一记,顿时受到伤害,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来,人则按耐不住,从飞天夜叉背上跌落在地。

    所吐出的血,淋漓地喷在午门门板上,触目惊心。

    “剑臣”

    燕赤侠大惊,念头一动,无数小剑汇聚成阵,嗖嗖嗖,下雨般越过墙壁,攻击里面现形出来的一只巨大蜘蛛。

    这蜘蛛,如小山大小,八肢挥舞,肥胖的肚子,上面色彩斑斓,一对瞳目如灯,闪烁出骇人的光芒,间或大嘴裂开,有毒牙森然。

    嗤嗤嗤

    燕赤侠的飞剑,毫无阻滞地击打在巨型蜘蛛身上,可惜犹如泥牛入海,并未造成多少伤害。

    “尔等,都要死”

    蜘蛛口吐人言,威风凛凛,张嘴一吐,一根长长的毒刺从口吻中探出,穿透午门,直往倒在地上的陈剑臣刺去。

    它倒聪慧,知道陈剑臣身怀正气,非常棘手,要先将他解决掉。

    燕赤侠救之不及,大喝一声,反手一抽,亮出了佩剑实体,迎风一晃,剑光匹练如电,直斩蜘蛛精的头颅,却是要行驶那“围魏救赵”的策略。

    不料蜘蛛精桀桀怪笑,并未抽回利刺,而是张口吐出一方玉玺,硬拼了燕赤侠的一剑。

    不好

    燕赤侠心知不妙,只担心陈剑臣安危。不过眼下情形,再想变化却来不及了。

    砰

    大剑和玉玺的碰撞,发出石破天惊的巨响;而在陈剑臣那边,锋锐无比的利刺并没有命中目的。

    生死存亡之际,却是飞天夜叉扑上来救主。其坚不可摧的身躯被利刺扎中,一透而过,穿了个大伤口。紧接着,有绿色的毒液弥漫开,将它缠绕住,惨呼几声,倒地化为一滩脓水。

    好厉害的

    陈剑臣脸色大变,要是自己被扎中,渣子都没得剩了。

    燕赤侠一斩不见功,回头见到陈剑臣没事,这才松口气。眼眸掠过狠色,压箱底的功夫全部使唤出来

    “五行剑甲,破碎乾坤”

    只见那一口巨大的剑鞘腾飞而起,幻形分化,最后变成五把明晃晃的长剑,以原来的巨剑为主,一共六把。光华流转,出现在燕赤侠背后,围绕成一圈儿,荡漾出层层剑光。

    “杀”

    口诀念动,六剑齐出,全力攻击蜘蛛精的身体。

    “剑臣,快把最后的字写上,练成浩然正气,否则谁也斩杀不得此僚”

    他拼了老命牵制住蜘蛛精,便是要给陈剑臣创造出时间空间来,好完成最后的字句。

    陈剑臣挣扎着站起身,只感到头晕目眩,阵阵虚弱感涌上心头连眼前视物都感觉到了模糊错乱。一咬牙,坚持走过去,要在午门上写下正乱贴,好把所有的字句连接成一体。

    里面蜘蛛精固然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可只凭念想,便洞察明了,叱喝道:“鼠辈敢尔”

    肢脚划动冲向午门,要将此门打烂。

    燕赤侠长吸一口气,呼的守立在门前六剑横空,傲然道:“妖孽,有某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滚”

    蜘蛛精爆喝,小山般的身躯辗压过来,和燕赤侠的飞剑斗在一块。

    论修为论法力,燕赤侠都不是对方对手,但他拼死浴血,寸步不让,心里只得一个声音再大叫:“剑臣,全靠你了”

    拖着疲弱之身陈剑臣写字的速度变得很慢,但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神韵自在其中。

    辟邪笔上的墨汁,混合了溅在门板上的自己的鲜血,融成一体,红黑一色,却分外的融洽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荼毒天下追惟酷烈;奈何奈何,号慕摧绝;读圣贤书,为何事学正气不屈,浩然诛邪;祥瑞御免,镇宅定野”

    当最后一个“野”字完成,与之前所写的第一个字笔画连到了一起,陈剑臣浑身脱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门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篷

    燕赤侠再也挡不住那暴风雨般的攻击,整个人被抽飞起来,摔出墙外,倒在距离陈剑臣不远处,他七窍流血,状甚可怖,浑身衣衫破烂,不知道伤了多少地方。

    但他并没有昏迷,而是睁着眼睛问:“完成了没”

    陈剑臣坐着,忽地一笑:“完成了”

    “那就好”

    燕赤侠心头一松,到底昏睡过去。

    紫禁城内的蜘蛛精将燕赤侠一举击飞,咆哮着要冲出来,蓦然天空气象巨变,无数本来肉眼不可见的正气气息凝聚到了一块,化成一束耀眼无比的光华,从天而降。

    如雷电、似天罚

    “正气,浩然正气”

    蜘蛛精骇然大叫,还想抵抗。

    只是那浩然正气,万邪不侵,无可反抗,打在身上,浑如滚水泼雪,消融一空。

    正气,终成浩然

    “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不朽何所得也,问之天地不答,问之苍生有言。子曰:吾善养吾之浩然正气也,其气至大至刚,可纵横天地之间,可缩于七尺躯干。此气凝结,能得意志,能得力量,名曰:仁者弘毅”

    “功德无量而求之于空,因果循环而授之于天,吾只正气凛然,不以事物变色,阅书卷而知事,执笔墨而明非。小人难养,逐之;奸佞似鬼,诛之”

    “念头执定,一一而生,为信;信念高大稳固,可得意志形象,昂立,正面,不朽如玉,有声”

    “子曰: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无邪,可立德”

    琅琅读书声,在脑海回荡不休,就见那镇守心门的儒像,面目清晰,五官分明起来。

    陈剑臣霍然开朗:他看到了他自己。

    立德,见本心

    妖孽所化身的正明帝死亡,宣告天统王朝覆灭,聂家父女率军轻而易举就入了京城,占得天下气运先机,立新国度,名为“天华”。

    天统王朝覆灭,释家不得已退出中原神州,而阴司管辖之权,被道门统领,苟延残喘的十殿阎罗,俱被诛杀。

    破旧立新,重拾山河,不是短时间所能完成的,但时间会证明一切;而把三立真章修炼完满的陈剑臣,身边有了婴宁、聂小倩、鲁惜约、阿宝诸女的关爱,无疑将会迎来羡煞旁人的团圆快乐生活。

    幸福,从床上开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