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盛爱难却

章节目录 归来

    除了必要的陪斯源参加商业活动,卿轻几乎很少离开北山别墅,一般都窝在家里cha花,跳舞,偶尔兴致好的时候会拿出画笔,涂涂画画。

    更多的是,自己一个人待着,看云卷云舒,从太yan带来第一丝光亮再到夜幕降临繁星升起,时光也就在不知不觉中溜走。

    她向来喜静,所以别墅一般只有钟点工来定时收拾卫生,她就静静地待在用金钱打造的jing致牢笼里,完美的扮演着斯氏少夫人的角se。

    每当两家的长辈打来电话询问他们两小夫妻的情况是,她永远是轻声细语的回答,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和阿源很好,他对我很好,经常ch0u空陪我,他就是太忙了。

    这样的话说多了,久而久之,连她自己也相信了。她的丈夫,不是不ai她,只是太忙了,他没有故意忽略她每次分离时表现的不舍,他没有尽量减少他们见面的次数,他也没有对她不闻不问,冷漠疏离。

    看,陷入感情的人,总是会为ai人的冷漠找好理由,然后自我安慰。就像一个新手第一次写完的程序,只要你不点击那个编译的按钮,就永远不知道程序中会出现多少错误。你就可以一直麻痹自己,没问题,这个程序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真的没错误吗?谁知道呢,谁在乎呢?

    后来就连陪他出席活动这个任务也由他jing明能g的秘书代替,卿轻和斯源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而她也越来越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仔细想想,她似乎已经太久没有正经的参加一场社交活动了。

    “我的天呐,仙nv姐姐下凡辛苦了,麻麻,我又见到仙nv了。”看着打扮完从更衣室出来的卿轻,悦然捂着脸冒着星星眼由衷地赞叹。

    她们这个圈子从来不缺美人,悦然本人也是yan光四s的大美nv一枚,走在人群中也是赚尽回头率。能被美人这么称赞的nv人,必定是美人中的佼佼者。而卿轻,也确实担得起美得不可方物这六个字。

    因为今天来的都是b较熟悉的朋友,卿轻挑了一件很日常的小礼服裙,虾粉se衬得她整个人仙气十足,贴身的设计更显得她窈窕动人,从纤细笔直的双腿到不盈一握的楚腰,掠过x部起伏明显的线条,可能是太久没有这样好好打扮,卿轻看着镜子里那张娇媚的脸,竟然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对着镜子里的人莞尔一笑,转身牵起好友的手,向着门外走去。

    “走吧,你呀你。就喜欢取笑我。”卿轻柔柔的抱怨道,明明是嗔怪的语气,因为声音的清甜,倒显得更像是撒娇。

    “真的,公主殿下,请相信我的肺腑之言啊,我怀疑斯源不举,并且掌握了证据。”

    为表示自己不是调侃,而是真情实感由衷感叹,悦然特地举起手作发誓状。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卿轻哭笑不得。

    她紧了紧牵着悦然的手,轻声道,“别说了,再说我就不理你了啊。”

    “遵命,公主殿下。”叶悦然用手在嘴巴前做了一个拉上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闭上了嘴,绝不再乱说话。

    silentnight会所,闫城最大的娱乐场所。这座华美富丽的建筑位于闫城最繁华的地段,加上地下共有四层,负一层是地下酒吧,由于保密x强会员门槛高,一般是明星和名流放纵的最佳选择,一楼是大厅和餐间,作为交流接待场所使用。

    二楼是着名的销金窟,供消遣娱乐使用,当衣冠楚楚们的各界jing英大佬们谈妥了或者是想要谈妥合作,都会选择来二楼放纵一下。

    st二楼的招待小姐的质量在闫城是出了名的高,妖yan冶丽的,气质娴雅的,小家碧玉的,yan光四s的,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应有尽有,任君挑选。

    至于那些在白日里在办公室指点江山,不苟言笑的大佬们在这里都会换上另一副嘴脸,至于谈不拢的业务嘛,只要招待方舍得出钱,温香软玉在怀,在你唇边用着妩媚入骨的声音撒娇,又有几个人能正襟危坐,不心猿意马呢,三楼高端包间的夜夜爆满不就很能说明问题吗。

    因为st的老板,所以几乎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狗仔更是进都不敢进,听说是因为以前有个娱乐记者为了拿到某影帝出轨的一手消息,不知si活的进了st偷拍,被发现了以后,闫城再也没有人听过这个娱记的消息。

    饭碗固然重要,但是保命才是第一,如果因为工作丢了命未免太得不偿失。此事过去以后,那些有钱人更是愿意来这里消费,反正再怎么放纵,也不会传到外界去,无所顾忌之后,当然要更加肆无忌惮,放浪形骸。

    卿轻和叶悦然进包厢的时候,人几乎已经到齐,都是一个圈子的,男男nvnv大概十多个。

    美nv的到来让本来就热烈的气氛更加沸腾,众人纷纷停下正在娱乐的项目,和她们打着招呼。

    “呦,好久不见,公主殿下你怎么b以前更加美丽了呢,我的小心脏呦。”丁逸扬捂着x口,夸张的表情惹得众人大笑,他是闫城公安局长的小儿子,生得一副招惹桃花皮囊,风流不羁,和谁都能打成一片,是圈子里的活宝。

    “就你嘴甜,等我改天请你吃饭。”卿轻对他眨了眨眼,笑着许下承诺。

    “公主你不能偏心啊,我们也要请吃饭。你这么久没出来,我们可都想si你了。”

    “是啊是啊,卿轻,我们也要请吃饭。”众人看到丁逸扬得意洋洋的样子,纷纷调侃着。卿轻只好笑着一一应承。

    “喂,你们太过分了吧,当我是透明人吗,呜呜呜呜,我下次再也不要和卿卿姐姐站一起了,没有存在感。”叶悦然佯装愤怒的样子,嗔怪道。嫣红的嘴唇微微地撅起,以示不满,甚为娇俏。

    “就你戏多,悦然小宝贝。”卿轻松开了悦然的手,拿了悦然最ai的西柚汁,给她递了过去,叶悦然接过,吐了吐舌头,乖乖的小口小口x1着。

    “哪能啊,我们的悦然小可ai也是我们小公主,来来来,哥哥最近又设计了一款手链,快过来看看。”楚谦言向叶悦然招了招手,叶悦然立马欢天喜地的跑过去。

    “卿宝,好久不见。”斯文俊秀的男人坐在角落里,一如既往地温文尔雅,朦胧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显得越发眉目如画,就像是从古诗文中走出的翩翩公子,将一句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t现得淋漓尽致。

    “裕陈哥,好久不见。”卿轻在他旁边坐下,轻轻地拥抱了一下这位陪伴她长大的邻家哥哥。

    卿轻有两个哥哥,照理说是不缺兄长的宠ai的,但她大哥卿忱从小就b较沉闷,x子y郁,虽然对她也是极其宠ai,可是卿轻对他总有畏惧感。二哥卿时越却和大哥截然相反,从小就ai整人,x子欢脱,是院子里有名的魔王。

    相较两位亲哥哥,叶裕陈对她更像亲哥一般,从小到大温柔t贴,极尽宠ai,对待她和亲妹妹叶悦然毫无差别。

    b如小时候,卿轻丢了最ai的芭b娃娃,去找大哥,大哥看着梨花带雨的妹妹,只会默默地从钱夹里ch0u出钱让她自己再去买一个。

    而叶裕陈会拿出纸巾轻轻地给她擦g眼泪,再牵着她的手去玩具店,带着她仔细挑选。

    至于她二哥嘛,毫无疑问,那个玩具必定是被她二哥藏起来了。

    “知道你要来,刚刚特地叫别人送来的。”叶裕陈从拿出一个jing美的盒子,递给卿轻。

    “谢谢裕陈哥,好久都没吃他家的甜品的,原来你还记得我喜欢。”卿轻打开盒子,拿起勺子慢慢地吃着她最ai的草莓慕斯。

    叶裕陈静静地看着眼前小口小口地吃着甜点的少nv,黑眸里是化不开的深情。

    小傻瓜,你的一切,我都记得。

    “卿宝,阿源就在隔壁,今天我和他在这边有点事情,我先过去了,等结束了给你消息。”叶裕陈拿起外套,r0u了r0u卿轻的头,走出了包厢。

    听到斯源的名字,卿轻身子一僵,顿了几秒,然后点了点头。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