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夏慕的非婚关系番外篇-日本别记

章节目录 不一样的亲密关系

    正当晨逸端祥着这间和室时,羽织已经在榻榻米上上舖上了床垫,并在床垫旁的小茶几上泡上了一壼茶。

    晨逸在羽织泡茶时上前想帮忙,但羽织挥手示意不用,在这过程中2人的手不经意的又碰了一下。这让晨逸回想到刚才泡汤时的画面,当羽织帮自己洗好澡时,他和和彦先进到了浴池内,这时羽织及夏山lu0身在自己面前洗澡的样子全一目了然,看得出羽织有得娇羞,洗澡时有点半遮半掩的,但那雪白的小手却也会让人小鹿乱撞。

    而羽织在手碰触到晨逸时,也表现出像是有点触电般的感觉,而跌坐在床垫上,从羽织的坐姿晨逸知道其实她正在呼唤着自己进攻。

    晨逸这时突然想起了以前曾经看过某日本ap的情节,原来羽织在等着他来主导这一切,所以没多做考量,便在羽织面前坐了下来。

    但没想到一坐下来便从原先和彦留的拉门缝隙看见了夏山与和彦已经卸掉了身上的浴衣,而和彦一反原先在楼下绅士般的表情变成了痴汉。

    羽织留意到了晨逸的表情,伸手碰了一下晨逸的脸,这让晨逸突然回过神来,注视着羽织的双眼,对刚才自己分神去留意隔壁房的情形有点过意不去。

    然而当晨逸注视了羽织的双眼时,那柔弱的眼神x1引了晨逸的心神,他伸手m0了m0羽织的脸,接着低头吻上了她的嘴,而羽织也配合晨逸的动作,将身t微微後仰,这时羽织的浴衣领松开了,让他半个rufang露出,晨逸不愿放过这个机会,伸手解开了羽织的浴衣结,拨开她的浴衣让羽织的身躯显露了出来。

    这个动作似乎激发了羽织的本x,她坐了起来同样拨开晨逸的浴衣结,并且在拨开了晨逸的浴衣後,直接抱了上去让双方的rufang相贴合,同时在发出细微的声音说着一连串的日语,虽然晨逸不是很明白那日语的意思,但某些单字因为常在ap中出现,所以他知道这是在催促他加快动作的意思。

    於是乎晨逸放到了羽织的身t,一方面低头亲吻她,一方面则利用手指拨弄着她的xia0x,羽织则是在接受到了晨逸的攻势後,身t不自主的扭动了起来,而没多久她的xia0x也逐渐的sh润了起来,让晨逸的1根,甚至2根手指可以轻易的滑入ch0uchaa。

    而羽织则是微抬起她的腰,让她的xia0x可以更加的张开接受晨逸手指对她的宠ai,这样的一个动作持了好一段时间,直到羽织从微弱的sheny1n转变成y叫後,晨逸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

    为了接续下一个动作,晨逸ch0u出了他的手指,正当想要移动身t到羽织的大腿侧时,没想到羽织再次坐了起来,在坐的同时,她扶起晨逸的腰示意他站起来,晨逸不明白她的用意为何,但还是直接站起。

    就在晨逸起身後,没想到羽织的嘴巴朝向晨逸的下半身靠近,一张口便将他的guit0u整个含了进去。

    晨逸不是没有k0uj的经验,只是这麽直接站着让人x1shun,好像还是第一次,而羽织的x1shun又不像只是x1而已,他可感受到她的舌尖正在自己的guit0u及包皮间不断的游移,这有点让晨逸招架不住,但为了男人的面子,他忍了下来。

    当羽织松口时,她再次深情的望向了晨逸,这时晨逸发现自己的roubang也充份的sh润了,加上看见羽织的眼神,所以二话不说,大胆粗暴的抬起羽织的腰,然後用力的将自己的roubang往羽织的xia0x里cha去。

    这个动作是晨逸最拿手的,只不过羽织让他有不一样的感受,原来是羽织的yda0口很小,所以当晨逸cha入时,整个guit0u会被显露并且直接被羽织的2瓣ychun及紧紧包覆住,这让他更无法忍受了,所以放手用力加速的对羽织的xia0x进攻。

    而羽织似乎也很满意晨逸roubang的攻击,所以放大声的y叫,这时晨逸第一次与日本nv人za,而羽织jia0chuan的声音及腔调,让他误以为自己正在和avnvy0uza,情绪不断的高涨,直到他再次听到隔壁房传来那熟悉的y叫声。

    初听见夏山从隔壁房传来的y叫,以及羽织配合着自已动作的sheny1n声,晨逸有种迷幻的感受,如果他没有听到和彦的y声y语时,他会误以为自己正在同2个nv人za,这种场景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但今天会有这样的感受,连他自已也ga0不清楚为什麽会这样。

    为了让自已更加聚jing会神,他翻转了羽织的身t变换了不同的姿势,而连番几次变换後,隔壁房传来夏山及和彦急促的y叫,然後便安静了下来,这时他的耳朵里只有羽织传来的声音,而他从羽织xia0x传来的温度及急促的呼x1与叫声的冲击下,他也忍受不住而喷发了。

    羽织在晨逸roubang喷发抖动的当下,身t也ch0u蓄了起来,但这反应没有持续很久,当喷发的尾段时晨逸可以感受到羽织似乎是整个人弃械般的摊软了下来,直到晨逸缓缓将roubangch0u出时,羽织似乎还动弹不得,只是躺在那不断的深呼x1,然後让晨逸r白se的jingye,从她xia0x的边缘流出。

    这时晨逸贴心的帮羽织将身t放正,并盖上被子,但不小心眼光又瞄到隔壁房,从那缝隙里他看到了夏山侧躺着,而和彦也正躺在她的身旁喘息中。

    完事後,晨逸m0了m0羽织柔软的长发,没多久他再次起身往浴室走去,一进浴室後没多久,羽织也走了进来,从他背後抱住了他,用她不是很流利的英文同晨逸说感谢他方才的付出,他是除了和彦外第一个将jingye内s在她t内的男人。

    这让晨逸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转身想要解释时,羽织用嘴堵住了他的嘴,从羽织脸上的笑容他知道她并不在意,所以他让羽织再次帮他清洗了身t後再次泡进了浴池,只是这次羽织没有像前次一样陪同他走进浴池,而是在晨逸泡进浴池後穿上浴衣离开。

    就在羽织离开的当下夏山走了进来,她对着晨逸笑了笑接着简单的冲洗了身t後走进浴室,看见夏山的举动後晨逸有点惊讶,正当要开口问时,夏山抱住了他的手臂说:"我知道你要问什麽,和彦有戴保险套所以他的那个没有在我t内。"

    听到夏山说的话後晨逸先给夏山一个吻然後对她说:"山,舒服吗?’’夏山点头回答说:"很奇妙的感觉,有点隐晦,有点被侵犯但却也能得到快感,很难形容…"

    正当晨逸想进一步询问时和彦走了进来,他看见晨逸和夏山正在泡澡时,原本想转身离开但晨逸叫住了他并且示意自己已经洗好正准备离开,接着便留下夏山及和彦一个人离开了浴室。

    当晨逸离开浴室再次踏入和室时发现原先分隔在中间的拉门已经被整个拉开、榻榻米上则摆上了2床紧临的床垫,羽织则已经躺在其中一组床垫上,看见晨逸进来後,她掀开了右侧的床单示意晨逸在自己身旁躺下。

    晨逸朝羽织示意的位置上走去,但却未马上躺下直到和彦及夏山也进门後。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12点了,所以4个人只是简单的寒喧几句後便个自钻进了自己的位置,和彦不像晨逸躺在右侧而是选择躺在夏山的左侧,所以这时晨逸等於是睡在2个nv人中间,但或许是旅途疲累也或许是刚才的xa让他t力消耗许多,所以这时的他并无任何想法裹着浴衣直躺了进去,面向夏山时2人对望笑了笑用嘴形互道晚安後便转头睡去。

    半夜隔床传来了些许的声响,半清醒的晨逸不想理会所以转过身去,没想到才一伸手碰触到了羽织的身t才发现她竟还是一丝不挂,张开眼看见羽织也正看着他,不想让她失望的他便轻吻了她,於是乎不安静的夜在他们抵日的第一晚就发生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