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裙杀_高h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52

    裙杀_高h 作者:孔翎

    “sure?”

    孔翎洗澡出来,听见卧室里响起的游戏枪声,她简单套了件长t,走到房间的时候,画面上柏彦恰好精准用狙击枪爆头了对面山头的对手。

    听见她脚步声,他回过头,想要摘下耳机退出游戏,孔翎摇头制止了他的动作,“你玩你的,我刷会儿手机。”

    柏彦没说话,看着她做了个吹头发的手势,她拨了拨长发朝他眨眼,“吹干啦。”

    他这才点点头,转首继续游戏,孔翎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然后忽然想起,好像最近网上很流行拍男朋友打游戏的视频,她拿出手机,点开视频拍摄,先俯拍了段两个人同框的画面。

    漂亮的姑娘对着镜头眨眼,比了个“耶”的手势,背后打游戏男人的侧脸弧度精致,她满意地又拍了他在打游戏的修长手指,和屏幕游戏里1v3的精彩操作。

    最后一个画面,孔翎把手轻轻放在了柏彦的手背上,他没有丝毫chi疑,自然而然地抓住她的手,将手心叠在她手背上,握着她的手指去操纵鼠标。

    选好音乐,一段视频发出去以后,孔翎本来想放下手机,却意外地发现软件里的“消息通知”数不断在往上跳。

    她疑惑地点进通知栏,这才看见已经暴涨了9999+的评论和点赞。

    孔翎不由自主捂了捂唇,发现之前随手发过她和柏彦的一个露脸视频,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平台推荐,被无数网友点赞后转发,早就已经积累了破200w+的热度。

    评论和私信栏都是素昧平生的网友发来的消息——

    “天啦噜,这么神颜的情侣真实存在的吗??!”

    “555妈妈神仙恋爱被我窥见了!小哥哥看小姐姐的眼神好宠好甜啊!”

    “求小姐姐多发日常啊,我想吃狗粮,好喜欢你们!没有什么刻意编排的那种秀恩爱,但是举手投足都看得出你们感情很好啊!!”

    “小姐姐我想看小哥哥,他真的超帅呀!!能不能多发些鸭!!”

    “小姐姐裙子好漂亮,求问哪里买的?”

    ……

    孔翎大概看了一圈,然后咬唇想了片刻……

    还是动手把这条已经大火的视频删了。

    刚刚的新视频发布成功的消息已经推送到了柏彦手机上,一局游戏结束,他摘下耳机,打开视频看了看,垂眸笑着夸她,“简单几个镜头,被我们雀雀拍得跟电影一样艺术。”

    然后,他手指上滑了一下,疑惑地看她,“之前的那条呢?”

    孔翎靠在床头,从烟盒里抖了根烟衔住,含混着答他,“删了。”

    柏彦不可置信地看了眼她的粉丝数,“为什么?我记得之前明明不是被好多人点赞了……”

    话音戛然而止,孔翎的手摸到打火机,他忽然起身上床,跪在她身上,一手抽走了她的烟。

    柏彦居高临下地看她,卧室的床头灯把他的脸照得明明灭灭,“你不想太多人看见我们在一起的视频。”

    他用的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孔翎被他夺走烟,兀自沉默,有一搭没一搭地按着打火机。

    被那么多人看见,就容易传到易遂那儿去。

    他还在环仲,这对他们而言,都是很危险的事。

    孔翎半晌才看他,“老公,你喜欢做模特么。”

    柏彦看着她的眼睛,许久才答,“喜欢。”

    孔翎垂眼,点点头,“我们不是说好了……不搞得人尽皆知的么?咱俩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

    “你当然知道,我从来不是觉得这样不好。”

    她说不出话反驳。

    她也知道,任何人的恋爱都想光明正大地受到来自各方的祝福,想要能牵手就牵手,在公开场合可以肆无忌惮地表达爱意。

    爱人们,都喜欢宣誓主权,更喜欢昭告天下自己到底有多幸福。

    她也不是不喜欢、不想这么做,否则也不会拍了视频发到网上。

    可她这颗心真的隐隐不安,说到底,是因为太在意,所以才想小心维持他们的生活。

    他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话题到这儿不能再说下去了。

    柏彦扔了那根烟,笑了一下,“好吧,听你的。但是……我也想能说给所有人听。别让我等这一天太久,雀雀。”

    她抿唇,看着他缓缓点头。

    应该……不会太久的。

    等易遂彻底忘了她,放了她的那天,她就把这一切都补偿回来。

    他倒下来,躺在她身边,展臂抱住她,指腹在她肩头轻柔摩挲,偏头看她的时候,眼里有卧室暖亮的光。

    男人声音几分有恃无恐,低哑地诱哄她,“作为哄我的条件,这根烟别抽了,嗯?”

    她心里动容,看着他的眼睛,简直想什么都答应他才好。

    孔翎没再多说什么,转过身主动更深靠在他胸膛,把脸颊埋进去,点头说“好”。

    她闻他身上跟自己一样的沐浴露香气,一瞬间安心又开心。

    ***

    爱人的要求是最难被搁置的事。

    他说想要什么,她当然想要满足。

    但孔翎没想到,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命运似乎就给了她一次机会。

    amy在电话里又一次怂恿她复工,“ie啊,回来拍摄吧,没有你我下个月的房租都要交不起了!”

    孔翎简直对她的卖惨感到无语,“你手底下火的model那么多,据我所知每个都被你压榨着拍到天昏地暗,你简直坐收渔翁之利好吗?amy,哭穷没用,我压根不会信的。”

    “他们能跟你比??除了byron现在发展还不错,其他十个人拍十套都比不上你一个人拍半套好吗?!”

    听到amy提到柏彦的名字,孔翎声音不自觉染上了点笑意,“我最近真的不想工作,而且也没什么好项目,不是么?”

    amy一听就来了劲,“我手底下怎么会没有好项目?好项目都给你留着呢!ciz1够不够好?高奢品3哎!新款比基尼大片,主角我都给自己人留着呢,就等你复工接下这块肥肉了!薪金六位数起!!”

    “哇哦,”孔翎半真半假地惊叹了一声,随即捕捉到她话里的关键词,“男女主角?我要是接的话,和谁拍啊。”

    amy的得意简直突破屏幕,“之前给c家筛过一遍我们的model,他们对其他人都无感,唯独在你和byron这儿看了好几遍!要么说c家的东西高级能风靡全球,简直不要太颜控好吧!全环仲,不!全model圈颜值最高的金童玉女搭档!哇塞,我跟你说这次新品宣传一定会火!大火!!”

    amy还在苦口婆心地劝,“ie啊,接了吧!我保证这次是最高配的团队给你拍!而且活儿也轻松,拍拍比基尼,和帅哥戏戏水就有大把的钱拿,这种好事儿哪找去啊?!”

    孔翎脑中蓦地浮现前几天柏彦听见她删了视频的表情。

    看得出来,他真的挺失望的。

    可她这么过分,他都没有责备过她分毫。

    如果这次答应下来的话,想也知道,他会有多高兴……

    孔翎想了想柏彦唇角翘起的样子,又想了想如果他和穿着比基尼的其他女人当众戏水。

    “带妆还是素颜?”

    amy还要准备继续轰炸她,冷不防听她这么一句,先愣了片刻,反应过来后心花怒放地连连笑出声,“哎哟!半素颜啦!淡妆!你放心c家的化妆师一流的,绝对把我们小ie的盛世美颜化得又纯又欲哦!”

    孔翎无声点点头,似乎也轻松了下来,“好,那你跟品牌方……和byron,确定档期吧。”

    她抿抿唇,忽然想起什么,又笑了一下嘱咐amy道,“先不要告诉他是和我一起拍。”

    amy疑惑,“为什么?”

    “因为,”孔翎勾唇,漫不经心地随口编理由,“比基尼拍摄太亲密了,提前说了,怕看到他尴尬啊。”

    环仲一姐的话语权非同小可,amy怕孔翎一个反悔直接不拍了,很快敲定了拍摄的同时,也果然有求必应,一直守口如瓶到了拍摄的这一天。

    一大早在饭桌上,孔翎看他感到有些棘手似的蹙了蹙眉,然后很认真地告诉自己,他要拍一个泳装新品宣传,可能会搭档一位比基尼模特一起。

    不过合作的女模特是谁,公司一直没有给出确切回答。

    孔翎垂眸,压住唇角,装作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嗯”了一声就再无话,继续吃早餐。

    标准的女朋友吃醋的样子。

    他头疼,过来拉她的手,声音诚恳又无奈,“ciz1是大牌,拍摄不可能有任何低俗动作。我也跟你保证,除了规定动作以外,不会和其他人有任何的接触,好么雀雀?”

    孔翎淡淡点头,依旧演技精湛地在柏彦出门前,缠着他索了一个绵长的goodbyekiss,就像不安心的小女人索要安全感一样。

    柏彦爱怜地揉了揉她的头发,“等我回来?”

    她看着他的眼睛,话里有话地微笑,“希望你能记得自己的承诺,一定不要和那位搭档……有任何多余接触哦。”

    柏彦朝她点头,然后关上了门。

    孔翎转过身,走到镜子前,终于忍不住看着镜子里的女人高高扬起唇角。

    一双眼睛晶亮地弯着,她看着这样神采飞扬的自己,一时似乎想不起,上一次有这么快乐,快乐到一整颗心都要飞出来的时刻,是在哪一年。

    她用手指强迫自己把唇角抚平了几分,然后笑着摇摇头,转身换好衣服,也出了门。

    ***

    到达拍摄场地,是郊外的一座私人温泉别墅。

    今天天气极好,有着夏末的yan阳,和初秋澄澈空明的蓝天。

    孔翎摘下墨镜,锁了车,踩着高跟鞋步履摇曳生风地走进山庄大门。

    amy就守在大厅,看到她立刻迎了上来,做了个谢天谢地的手势,“小祖宗,你可来了,男模都换好比基尼在和摄影师交流拍摄细节了。”

    孔翎抿起红唇笑了笑,步履未停,“恕我提醒你amy女士,这时候你应该对我说,‘哇哦,许久不见,ie光彩照人,依旧气场十足’。”

    amy连连点头,“是是是,女王大人还是这么美,小的自惭形秽,万事俱备,就等您坐上王座一统天下了!”

    她笑了笑,跟着amy走进女更衣室,随手把包包扔进储物柜里。

    这户温泉别墅装修得极其豪华,为了今天的拍摄,早就清空了所有闲za人等。

    偌大的女更衣室里只有孔翎和amy两个人,经纪人递上要换的比基尼,孔翎三下五除二就脱了裙子,直接换好了第一套白色的系带比基尼。

    比基尼的上衣部分,有三条纤细晶莹的钻石珍珠链垂下,恰好悬在她马甲线紧致分明的白皙腹部,下身也是系带的白色沙滩裤,垂在她大腿外侧的系带边缘,也坠着晶莹的链条,随着她的一举一动熠熠发光。

    amy情不自禁鼓了鼓掌,赶忙拉着她去化妆室补了个淡妆。

    化妆师用英文赞叹她的美貌,“怪不得她们选了你……半裸装十分考验model的脸部骨相,你的美就算是淡妆也如此鲜明,经受得起水珠的考验。”

    孔翎笑着道谢,起身走到别墅的后院时,触目是一座坐在基台上雕刻精致的假山,基台下,就是偌大一个环形的温泉池,袅袅轻烟环绕着整个假山。

    温泉水底铺了圆润晶莹的鹅卵石,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踩进池中靠在大理石的边缘享受一番。

    她的视线尽头,是已经换上了不透明白色情侣款短裤的柏彦,男人身材棱角分明,两排腹肌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目光,他站在ciz1的摄影师面前交谈,颀长的身姿丝毫不输天生有着种族优势的美国人。

    孔翎赤着脚,凝望着那张俊脸缓缓走向他,柏彦蹙眉,似乎十分诚恳地在用流利的英文与摄影师沟通,“一会儿的拍摄,我并不希望与女模特有太多的肢体接触,希望您……”

    孔翎抱臂,笑着在摄影师身后不yuan处站定,挑眉扬高了声音开口,“sure?”

    柏彦闻声一怔,随即震惊地转首看过来。

    对上一双盈盈眼眸,女人一身性感火辣的白色比基尼,身上挂着的钻石珍珠却不及她肤色更晶莹。

    那双眼睛像狐狸一样狡黠,带着某种计谋得逞的得意,以及欣赏他震惊的满足,弯成一道媚气又狭长的弧度。

    她缓缓走过来,腰上纤细的链条随着她的步伐摇晃,他的目光扫过她精致的肚脐和只被薄薄一条比基尼也能勒得波涛汹涌的沟壑上。

    想到此处还有这么多男人在看着她,他就几乎无法忍受。

    柏彦看着孔翎和面前的摄影师拥抱,笑着仰头问候,“hialex!”

    “ie!好久不见!”

    “自从你跳槽到ciz1后,确实没想到这么快能再次合作。”

    他看着她热络地与其他男人寒暄半晌,心脏的跳动声越来越清晰,然后,孔翎转过头,用一种和他似乎不太熟的姿态,笑着征询他的意见——

    “我听说,byron你似乎……不太想和我有肢体接触哦?”

    搭档是你的话,我食言(柏彦高h)<裙杀【高h/np】(蜜意)|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a href="<a href="<a href="/books/677408/articles/79358et="_blank">/books/677408/articles/7935803</a>"" target="_blank">/books/677408/articles/79358et="_blank">/books/677408/articles/7935803</a>"</a> target="_blank"><a href="/books/677408/articles/79358et="_blank">/books/677408/articles/7935803</a></a>" target="_blank">/books/677408/articles/79358et="_blank">/books/677408/articles/7935803</a></a></a>

    搭档是你的话,我食言(柏彦高h)

    柏彦一双眼沉沉看着她,没有说话。

    alex的目光疑惑地在两人之间来回了两次。

    然后,柏彦转过身,径自往温泉池走。

    孔翎被他的样子搞得有些心虚,连忙跟在他后面,却见他直接下了水,压根没想等她。

    孔翎忍不住气恼着笑起来叫他,“你那么着急下水干嘛?”

    那边alex和工作人员沟通好了,看两人似乎准备妥当,也喊了声“准备开拍”,孔翎无奈地看着柏彦,不下水也不行了,也抬起一条腿缓缓伸入了池水中。

    长腿笔直纤细,他看着她白嫩的玉足被温泉池水的袅袅轻雾环绕,蓦地瞳孔一缩。

    孔翎妖娆地入水,柏彦朝她伸出手,想拉她一把,她却挑眉只看了看他,灵活的鱼一样踩着鹅卵石走到他身边,在别人看不见的水下报复地用脚踩了踩他的脚。

    “不是不想和我有肢体接触吗?”

    她恶人先告状地摆出一副气急的样子,柏彦却根本没有被她唬住,一手拉过了她。

    孔翎没站wen,轻呼一声,直接栽到了他怀里。

    下身顿时贴上了熟悉的灼热坚挺,她呼叫的尾音一瞬停歇,抬首去看他,刚好对上男人垂落的深沉眼眸。

    他低声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危险道,“不是问我为什么急着下水?”

    他看着她,忽然勾唇笑了笑,“因为——”

    “我硬了。”

    灯光已经就位,相机也已经对焦在他们两个身上,孔翎蓦地想要抬手捂他的嘴,却还是晚了一步。

    “我一看到雀雀穿着比基尼,就忍不住硬了。”

    他欺负alex不懂中文,用口型无声地告诉她——

    “我、想、操、你。”

    孔翎听见自己的心跳蓦地响了几个度,她胸脯剧烈起伏一瞬,雪浪般的春色被柏彦尽数欣赏了一番。

    他满意地抿唇,只有他能看见。

    alex以为他们两个是准备好在入戏拍摄了,赞许地叫起来,“对!没错!就这样!看着他ie!”

    她下身被他在水中紧紧贴着,对上他真情流露的性感眼神,脑子里叫嚣着的念头就是“吻他”。

    这么想着,她的眼神就落在了他的唇上,alex简直想拍手叫绝,“哇哦!就这样!含情脉脉地看他性感的嘴唇!想象你要吻上去一样!”

    吻上去……吗。

    她要用极大的自制力,才能克制着不像往常一样,缠着他索一个绵长湿润的热吻,然后……

    然后两个人就缠作一团,水乳交融。

    孔翎口干舌燥地舔了舔嘴唇。

    不能再想了,她告诉自己。

    可柏彦故意偏偏不让她如愿,他勾唇笑了一声,忽然揽住她的腰,垂首凑近了几分。

    这个姿势,就更像即将亲吻的恋人了。

    下身盯着她的那根肉棒太过霸道,没法被她忽视,她太熟悉他的身体,熟悉到,甚至不用去看,都知道它是多么粗大,滋味多么销魂。

    她好怕自己失控被amy看出端倪,于是下意识地违反了本心偏过头去,双手虚握成拳,挡在他朝她压近的胸前。

    柏彦顺势轻轻呵着热气凑近她的耳尖,孔翎在酥痒中狠狠颤栗一瞬。

    alex找到了新的思路,举着相机叫她,“对!ie!就这样,两人在亲密地调情呢!你笑一下!没错!笑起来太美了!”

    她强忍着他带来的压迫感,绽露出笑容,可眉心还是因为抗拒肉体诚实的快感而微微蹙起,这表情就在欢愉和痛苦之间,十分耐人寻味。

    “哇哦,”alex看着相机感叹,“你们简直太自然了!就像一对真的情侣一样!以前都做过演员吗?”

    结束了这组比基尼的硬照拍摄,接下来是视频拍摄,孔翎的头发被化妆师用七彩的细绳编了几缕细细的鱼骨辫,鲜明的彩色在她散下的栗色长卷发中若隐若现,在妩媚里加了几分活泼和灵动。

    她按照既定的动作,将长发打湿,从烟雾袅袅的水下起身,alex顺着她的动作拍摄,相机里她的脸颊在滚滚滴落水珠,从纤长的眼睫上一滴一滴坠落。

    裸妆特写,这就太考验一个人的皮相和骨相了,缺一不可。

    可她偏偏出水芙蓉一样,妖娆刻在举手投足的姿态里,清澈是眼神中露出的几分,还带着狡黠,眼波流转间像是有了主意,忽然伸手用纤纤玉指拨弄泉水,撩到柏彦的身上。

    他也展露出配合她的一面,两人从小水花开始互相打闹,直至在阳光下掀起晶莹的大水花。

    照片和视频在此刻同时拍摄,定格里,两个湿身的养眼美人笑闹着,互相偏过头去躲避水珠。白色的比基尼和飞溅的泉水的碧蓝糅合在一起,在太阳下折射出七彩的光,穿透温泉的飘渺白雾,又和她发间鲜亮的彩色呼应上了。

    女人高挑,纤腰不盈一握,男人身材修长,肌肉线条流畅紧致。

    笑的时候发自内心,相望时又无限暧昧含情。

    alex咬牙才能不发出感叹声——

    人间仙境。

    ***

    拍完第一套白色,孔翎去更衣室换衣服。

    更衣室里面有个淋浴间,因为头发在温泉水里泡过了,下一套还要换造型,所以她需要洗一个澡。

    孔翎想着一并将比基尼清洗一下,就这么直接走进了淋浴间。

    私人温泉别墅的淋浴间也精致非凡,米色的大理石墙壁有着金箔花纹,自动花洒的喷头也是镀金的,里面洗浴用品一应俱全。

    她站在花洒下,点了开关键,感应水流就流了出来,水温刚好。

    孔翎面对着花洒的方向将长发尽数拨到身后,闭上眼刚想用手抹开水流,身后就蓦地贴上了一个高大火热的身躯。

    她没有叫得出声,他把她的唇捂住了。

    那根粗长的性器再次毫无阻隔地贴在了她的臀上,他覆在她耳边,和着水流声中轻声说,“别叫,雀雀,没人看见我进来。”

    柏彦关了水,孔翎刚睁开眼,他扶着肉棒在她臀上惩罚性地拍了几下,然后,轻巧拨开了比基尼裤,长驱直入,插到了她的蜜穴最深处。

    孔翎一瞬咬住了他的手指。

    他在身后喘息着笑了声,舌尖温柔地舔过她的耳尖,终于如愿以偿,完成了刚才在人前没能完成的动作,“对,所以……我操你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叫出声,知道么?”

    孔翎绝望地在快感里闭上眼。

    柏彦坏心地撤开了手,完全把叫出口的机会给了她,但她知道自己不能,于是就更加难熬。

    她的手死死扶在墙壁上,身后柏彦站的距离不算很近,他的大肉棒完全能一次次撤出到只剩龟棱卡在她穴口,再一次次尽根没入。

    还是太长太大了,他今天的size似乎格外棒,顶到她差点直接泄身。

    皮肉相击,发出暧昧的响声。

    孔翎不能说话,只有粗重的喘息,长短不一地代替她呻吟,更衣室外隐约传来外国佬和amy的交谈声,她说不出究竟因为难捱还是紧张,整个臀部绷得紧紧的,一分都不肯松地咬着他。

    柏彦也无话,手指专注在她身上的每个敏感点点火,从臀肉揉捏到腰侧,孔翎怕得要死,软着嗓子低声警告他,“一会儿还有拍摄……!”

    他就笑了,手指又移到她雪乳上,伸进比基尼薄薄的布料里用力拉扯她的乳尖,整个身子贴上来,呵着气在她耳畔调情,“那晚上回去,给我揉到红,嗯?”

    她花穴里涌出一波一波的温热爱液,被他快速抽插捣成细碎粘稠的白沫,顺着大腿流下来,孔翎颤抖着闭上眼,无奈地顺着他点头。

    柏彦爱极了看她娇媚无力的样子,和今天神气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个女人判若两人,身下女人被他操成了水,明明舒服得要死了,却也只能沉声喘息,可这样隐秘又克制的性爱,比能放声叫床的时候更让人激动。

    身体骗不了人,她白皙的肌肤慢慢变成粉红色,他感受着严丝合缝咬住他的销魂小肉穴又紧了几分,然后死死含住他颤抖,孔翎脊背紧绷一刹,裸露的双肩起伏过后,扶着墙壁微微垂下头去。

    他沉声问她,“雀雀高潮了?”

    孔翎说不出话,点点头,在高潮的快感里无意识地水眸半张,轻启红唇,缠着他要吻。

    他慷慨吻上去,轻轻勾住她的舌头,肉棒又硬了几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孔翎在浴室里带着天然混响的“啪啪”声中又泄了一波爱液,浇得他龟头一颤,差点交代了精液。

    柏彦松开快要喘不过气的她,抓着她的纤腰狠狠一次次按向自己粗大的肉棒,他越来越快,孔翎不得不抽出一手捂着嘴才能不叫喊出声。

    柏彦看着她身上的白色比基尼,纤细的链条在她的大腿两侧,随着他干她的节奏而摇晃,晃成一条线,几乎看不清本来的样子,他忽然一手大力地将她的带子扯开。

    “唔嗯……”

    只靠细带维持的比基尼裤霎时掉落,覆盖在她脚背上,孔翎忍不出哼了一声,勾得他眼眸一黯,盯着她发间彩色的发带,霎时简直要发狂。

    白皙的脊背,被水打湿的深栗色的长发,和跳动在他眼底的鲜明七彩色,下体赤裸地尽数含着他欲望的女人。

    他的女人。

    柏彦一手抓住她的长发,孔翎微微吃痛地抬起头被他干,他狠命再往最深处顶弄抽插了几十次,低吼一声,长久地喷射出来。

    柏彦松开她的长发,一手横到她胸前去拼命揉捏她的雪乳,孔翎被他按着仰起头站直身子,靠在他滚烫的胸前,任她在她雪白纤长的脖颈间来回亲吻。

    他这次动情,射得又久又多,还没拔出去,精液就顺着他的肉棒流了下来,从她的臀缝里流到大腿上,然后滴滴答答落在浴室地上的比基尼上。

    她在他的爱抚里伸手,软软地扶住他肌肉偾张的手臂,略略偏头看他的侧脸,轻喘着问,“你不是答应我,不和搭档有多余亲密接触的吗。”

    她声音媚得也像一滩水,他流连在她肩颈亲吻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悦耳低笑一声,打开水流,替她清洗身子。

    “搭档是你的话,我食言。”

    </p>
Back to Top
TOP